何玉娇萧幕瑾(穿越悍妻养夫君)最新热门小说_(穿越悍妻养夫君)完结版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穿越悍妻养夫君》是作者“何玉娇”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何玉娇萧幕瑾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什么?总裁穿越成了穷吊丝,还得要种田才能吃上饭,同样穿越而来的何玉娇,捂着胸口感叹上天是公平的只是何玉娇的日子也不好过,奶奶要把她嫁给麻子,家里人都讨厌她好在还有宠闺女宠到无法无天的亲娘

小说:穿越悍妻养夫君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何玉娇

角色:何玉娇萧幕瑾

穿越重生小说《穿越悍妻养夫君》的作者是“何玉娇”。故事梗概:何来贵都慌了,没想到医馆不收,他还计划着卖到银子,跟奶奶面前哄点银子来花花。“我们走,去别处处问问。”何老汉头上的白发都有些明显了,扛着几麻袋东西也有些吃力。为了省银,他们硬是自己扛着走,来到了另一处的大夫家里,春风县里的医馆就只有一家,他们能找的也就是大夫了,大夫也是一样需要药材来开药。大夫白发头白胡子,眼角撇见何老汉父子三人过来,还吓了一跳,等问清了之后,才暗自松一口气,听到是医馆让他们找过来的,更是满肚子的疑问……

评论专区

告白失败的浅一会失忆:我只说一句,作者是个有故事的人,自己在现实被绿了,所以就跑到小说里让大家都体会一下。

重生之传奇时代:在已经确定了世界变化的时候(记忆中的父母和亲人不存在),主角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能够确信高考的题目依然会与脑海中的一样?

吹神:弱智流发扬者

穿越悍妻养夫君

《穿越悍妻养夫君》在线阅读

第20章 可不能死

何来贵都慌了,没想到医馆不收,他还计划着卖到银子,跟奶奶面前哄点银子来花花。
“我们走,去别处处问问。
”何老汉头上的白发都有些明显了,扛着几麻袋东西也有些吃力。
为了省银,他们硬是自己扛着走,来到了另一处的大夫家里,春风县里的医馆就只有一家,他们能找的也就是大夫了,大夫也是一样需要药材来开药。
大夫白发头白胡子,眼角撇见何老汉父子三人过来,还吓了一跳,等问清了之后,才暗自松一口气,听到是医馆让他们找过来的,更是满肚子的疑问。
偷偷的打开麻袋一看,老大夫暗骂医馆的小二不厚道,正了正神色道:“没想到乡下还有金银花,要是早一步来,老夫也就买下了,金银花可是越存越值钱,存上十年二十年,那是上上品。

何老汉先是失望,接着就暗喜,老大夫说存着更值钱,既然这里不收,他也不想再去问了,不如就先回家吧,天也快黑了,在春风县留宿又得花银子。
何来福和何来贵只听着值钱,也就乖乖的扛着金银花跟着何老汉往回走。
这一来一回的,又扛着那么重的金银花,可受了老大罪了,到了天微亮了,何老汉父子三人才回到大沟村。
何玉娇起了个大早,打开大门,撞见何老汉带着俩儿子经过。
顿时就傻眼了,黑重的黑眼圈,鞋子都走破了,衣服有些湿,应该是打了露水,那摇晃着的身子,随时都要倒下了。
最重要的是,咋还把金银花给扛回来了?麻袋都破了,一路上都能看到掉上金银花,要是看真一些,什么杂七杂八的都夹在金银花里头。
何老汉费了最后一点力气,倒了在自家的门口,好在何老太念着儿子孙子一夜未归,天没亮就让何玉如在大门口守着。
“爹,您怎么了,快醒醒啊。
”何玉如吓的蹲下去摇了摇何老汉,没有动静,更是大惊失色。
再看向俩个哥哥,也跟着倒下来,摸了摸鼻子,还好,还有气息。
何玉如进去叫来了嫂子和侄子侄女,一起把人给搬进屋子里。
何老太知道儿子孙子回来,还一阵欢喜,腿脚利索的冲到儿子的屋子里,孙子也在坑上。
用力的拍打着,何老太好一翻折腾,把儿子和孙子都给叫醒过来。
“老大,银子呢?”何老太伸长了手。
何老汉含含糊糊的把经过说一遍,直喊要吃的,俩个儿媳妇端了早饭过来,喝下一碗清粥,才有点活过来了。
何老太一拍大腿叫道:“老大啊,你们都是傻,让医馆和大夫给糊弄了,他们是不要我们的金银花,又不好直接说,你们还蠢到把十几麻袋的金银花给扛回来,我当初生你的时候,咋没把你脑子给生下来?”
何老汉父子三人都呆住了,眼泪都流下来,吃了那么大的苦头,都白吃了。
守在门口的何玉如,扯着衣角,愤恨的望着隔壁,她就说何玉娇怎么会那么好心,金银花能赚银子还告诉她娘。
那是早就算准了,他们就是去摘了金银花,也不会处理,一样卖不了银子。
倒是小瞧了何玉娇,寻死活过来后,还长脑子了。
踢了一脚金银花,何玉如眼里生恨,害她为了摘金银花,白净的皮肤都晒伤了。
何玉娇吃完早饭出来,看到隔壁的大何家,默默的把昨儿摘回来的金银花都倒掉。
背上背筐,何玉娇带上何盼弟,高高兴兴的去山上。
寻回了那一处有金银花的地方,何玉娇还没有出声,何盼弟就熟门熟路的采摘金银花。
这一片的金银花要是都摘回去,能卖上一两银子,这在庄户人家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进项。
“盼弟,吃一个馍馍吧,可不能告诉家里人哦。
”何玉娇决心减肥,而王婆子天天觉得她饿,经常给她塞吃的,不是鸡蛋就是馍馍。
减肥路上的拌脚石啊,何玉娇还不能明着拒绝王婆子的满满的母爱。
何盼弟明显瑟缩了一下,害怕的往后退,眼神露出惊恐。
何玉娇那个气啊,她看起来很可怕的样子嘛?在饭桌上她就看出来了,何盼弟经常是吃的最差,有点好的,还得要默默给俩个弟弟夹去。
“你不吃的话,我就回去告诉娘,说你偷懒不干活。
”何玉娇多的是办法让何盼弟吃下馍馍。
听到要告诉王婆子,何盼弟更害怕了,抓过馍馍,三两口就塞进嘴里,还差点呛着,猛咳了好几下,困难的咽下去,转身继续摘金银花。
何玉娇在四处查看,主要是怕有什么危险的动物,往着更深入的树林里走一小段路,除了树木多一些,还真没有什么危险的。
扭头就要回去,身后的声音突然响起,何玉娇还没有听清楚,睁大眼睛看见一头黑呼呼的东西在狂奔而来。
脑子知道要跑,可是脚却反应不过来,何玉娇杵在原地,惊恐的看到向着她奔过来的,是一头野猪。
那两只又长又尖的牙齿,看着就人害怕,何玉娇真后悔跑到这里来,有危险她都来不急跑。
眼看就要被野猪撞上了,何玉娇拒绝望的闭上眼睛。
这里,腰间有一只大手圈住她,瞬间被带离了原地,何玉娇睁开眼睛,入眼的是萧幕瑾线条般俊美的脸庞,神情严肃冷静的,眼睛凌利盯着前方。
而他们的脸就近在尺尺,还能感受到彼此呼出来的温热气息。
何玉娇尴尬的挣扎,就感觉腰间的大手放开,她退到了一旁,看着萧幕瑾跟野猪在周旋。
上百斤重的野猪,发起狂来杀伤力很强。
在野外遇到野猪群,基本跟遇上老虎差不多,分分钟没命。
眼前的这头野猪,显然是被惹毛了,鼻子里喷着气,后脚用力的在刨地。
何玉娇拍着胸口,转身就爬上旁边比较小的一颗树,开玩笑,要是被野猪撞一下,佑计就得把命交代在这里了。
萧幕瑾手里抓紧尖尖的木棍,是他唯一的武器,衣服有些磨破了,脚步却很稳,观察的很细致,野猪一动,他就能讯速的闪开。
几个回合下来,野猪疯狂的开始乱撞,彻底的失去了耐心,而萧幕瑾抓住这个机会,站在一颗大树前,看着野猪狂冲过来,都要到他眼前了,他还没有动。
何玉娇心都提起来,要是萧幕瑾把命丢了,她还怎么回去啊?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pm5:14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pm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