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万里不及你)苏璟妩尉迟玦_《山河万里不及你》热门小说

主角苏璟妩尉迟玦的现代言情小说《山河万里不及你》,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佚名”,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苏璟妩没想到自己一生奉献给了男人,却换来和无数女人共享他什么甜言蜜语海誓山盟,

小说:山河万里不及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苏璟妩尉迟玦

现代言情小说《山河万里不及你》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佚名”十分给力。讲述了:深夜。空荡荡的大殿上,身着大红长袍的女人被铁链拷在地上。长袍上,金线绣成的凤凰图案已被血染得通红,没了高贵的味道。女人的脖子用铁链禁锢着,细嫩的皮肤早已不知被磨破了多少次,结了痂之后看起来愈发的狰狞可怖。不只是脖子,她裸露在外面的手和脚踝,也全部都扭曲成了异样的形状,显然是被人用酷刑折磨过,让她失去了行动的自由……

评论专区

神道纵横异世:小白文,装逼装的都不用心。

帝国霸主:毫无合理性,建议作者学习铁十字。

青云仙路:额,比起紫钗恨要更和我口味一点。。。设定虽然奇葩了一点,但恰到好处的戳中了我的G点。。。文笔虽然一般,剧情流畅,粮草。。。

山河万里不及你

《山河万里不及你》精彩片段

第1章 疤痕

深夜。
空荡荡的大殿上,身着大红长袍的女人被铁链拷在地上。
长袍上,金线绣成的凤凰图案已被血染得通红,没了高贵的味道。
女人的脖子用铁链禁锢着,细嫩的皮肤早已不知被磨破了多少次,结了痂之后看起来愈发的狰狞可怖。
不只是脖子,她裸露在外面的手和脚踝,也全部都扭曲成了异样的形状,显然是被人用酷刑折磨过,让她失去了行动的自由。
可偏偏,这女人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只是那么呆呆地坐着,双眼空洞的宛若没了魂魄。
这时,大殿的门被打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清冷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苏璟妩如梦初醒,挣扎地想起身,可不想男人的动作更快。
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重重地将她整个人摁在墙壁上,没有任何话语,直接粗鲁地掀开她身上的凤袍,欺身而上!
“啊!”
苏璟妩额前冒出细密的冷汗,她的惊呼方从唇齿间流出,一只大手就突然掐住她的脖子,将剩下的声音全部止住。
“苏璟妩,不许发出声音。”
尉迟玦低沉的嗓音从身后响起,明明在做这般亲昵的事,可那声音,却是带着刺骨的冷。
“朕不想听见你的声音。”
“你不想听……就不要碰我……” 虽然脖子被死死掐住,苏璟妩还是挣扎地说出破碎的话语。
“你以为朕想碰?”
尉迟玦冷笑一声,“朕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如果不是为了治好芸儿,朕才不会踏入你这凤鸾殿一步!”
话语间,他的大手划过她背部,就感到一大块凹凸不平的皮肤,和别处的光滑截然不同。
尉迟玦身子微微一顿。
“你背上这块疤痕,还真是让人作呕。”
黑暗里,他声音里的嫌恶愈发的浓烈。
“还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
外面风尘女子的身子都比你干净!”
苏璟妩身子一僵,刹那间都忘了去挣扎,只是在黑暗里惨白着脸,任由泪水滚下。
他……嫌弃她的身子。
他可曾知道,她那背上那狰狞可怖的伤痕,都是为了他…… 苏璟妩绝望地闭上眼。
记忆里,那个落樱下的少年曾是那样温柔,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少年变成了如今的恶魔…… 等一切结束,窗外的天空已亮起鱼肚白,照亮这大殿里的一片狼藉, 苏璟妩宛若被玩坏的木偶一般倒在地上。
大殿里不曾点炭火,地板冷得刺骨,可比这地板更冷的,是她的心。
另一边,尉迟玦毫不眷恋地起身,冷冷对门外道:“进来伺候。”
几个宫女很快进来,伺候尉迟玦更衣洗手,尉迟玦洗得很是认真,仿佛刚才是触碰了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一样。
至于苏璟妩,宫女只是用那件肮脏不堪的凤袍草草地裹了,便算收拾好了。
一切收拾妥帖,太医才低着头进来。
太医给苏璟妩仔细地把了脉,最终摇摇头。
“还是没怀上么?”
尉迟玦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转头再次看向苏璟妩的时候,墨眸里的嫌恶几乎都要滴出墨来。
“真是没用,整整一年了,肚子都没有动静。”

                       

小说:山河万里不及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苏璟妩尉迟玦

现代言情小说《山河万里不及你》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佚名”十分给力。讲述了:深夜。空荡荡的大殿上,身着大红长袍的女人被铁链拷在地上。长袍上,金线绣成的凤凰图案已被血染得通红,没了高贵的味道。女人的脖子用铁链禁锢着,细嫩的皮肤早已不知被磨破了多少次,结了痂之后看起来愈发的狰狞可怖。不只是脖子,她裸露在外面的手和脚踝,也全部都扭曲成了异样的形状,显然是被人用酷刑折磨过,让她失去了行动的自由……

评论专区

神道纵横异世:小白文,装逼装的都不用心。

帝国霸主:毫无合理性,建议作者学习铁十字。

青云仙路:额,比起紫钗恨要更和我口味一点。。。设定虽然奇葩了一点,但恰到好处的戳中了我的G点。。。文笔虽然一般,剧情流畅,粮草。。。

山河万里不及你

《山河万里不及你》精彩片段

第1章 疤痕

深夜。
空荡荡的大殿上,身着大红长袍的女人被铁链拷在地上。
长袍上,金线绣成的凤凰图案已被血染得通红,没了高贵的味道。
女人的脖子用铁链禁锢着,细嫩的皮肤早已不知被磨破了多少次,结了痂之后看起来愈发的狰狞可怖。
不只是脖子,她裸露在外面的手和脚踝,也全部都扭曲成了异样的形状,显然是被人用酷刑折磨过,让她失去了行动的自由。
可偏偏,这女人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只是那么呆呆地坐着,双眼空洞的宛若没了魂魄。
这时,大殿的门被打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清冷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苏璟妩如梦初醒,挣扎地想起身,可不想男人的动作更快。
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重重地将她整个人摁在墙壁上,没有任何话语,直接粗鲁地掀开她身上的凤袍,欺身而上!
“啊!”
苏璟妩额前冒出细密的冷汗,她的惊呼方从唇齿间流出,一只大手就突然掐住她的脖子,将剩下的声音全部止住。
“苏璟妩,不许发出声音。”
尉迟玦低沉的嗓音从身后响起,明明在做这般亲昵的事,可那声音,却是带着刺骨的冷。
“朕不想听见你的声音。”
“你不想听……就不要碰我……” 虽然脖子被死死掐住,苏璟妩还是挣扎地说出破碎的话语。
“你以为朕想碰?”
尉迟玦冷笑一声,“朕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如果不是为了治好芸儿,朕才不会踏入你这凤鸾殿一步!”
话语间,他的大手划过她背部,就感到一大块凹凸不平的皮肤,和别处的光滑截然不同。
尉迟玦身子微微一顿。
“你背上这块疤痕,还真是让人作呕。”
黑暗里,他声音里的嫌恶愈发的浓烈。
“还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
外面风尘女子的身子都比你干净!”
苏璟妩身子一僵,刹那间都忘了去挣扎,只是在黑暗里惨白着脸,任由泪水滚下。
他……嫌弃她的身子。
他可曾知道,她那背上那狰狞可怖的伤痕,都是为了他…… 苏璟妩绝望地闭上眼。
记忆里,那个落樱下的少年曾是那样温柔,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少年变成了如今的恶魔…… 等一切结束,窗外的天空已亮起鱼肚白,照亮这大殿里的一片狼藉, 苏璟妩宛若被玩坏的木偶一般倒在地上。
大殿里不曾点炭火,地板冷得刺骨,可比这地板更冷的,是她的心。
另一边,尉迟玦毫不眷恋地起身,冷冷对门外道:“进来伺候。”
几个宫女很快进来,伺候尉迟玦更衣洗手,尉迟玦洗得很是认真,仿佛刚才是触碰了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一样。
至于苏璟妩,宫女只是用那件肮脏不堪的凤袍草草地裹了,便算收拾好了。
一切收拾妥帖,太医才低着头进来。
太医给苏璟妩仔细地把了脉,最终摇摇头。
“还是没怀上么?”
尉迟玦眼底闪过一丝失望,转头再次看向苏璟妩的时候,墨眸里的嫌恶几乎都要滴出墨来。
“真是没用,整整一年了,肚子都没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