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永固)刘观山星河可入梦完整版阅读_(星河永固)全本阅读

刘观山星河可入梦是《星河永固》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星河可入梦”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曾经鲜衣怒马的少年,已卧黄土陇中,曾经容颜如花的少女,已是枯骨一堆,那些恩恩怨怨的悲欢离合,都只变成了街角巷尾人们打发闲暇的故事,即使最跌宕起伏的传奇,在一年又一年的时光中,也渐渐失去了色彩,消抿于风中只有那山坡上的野花烂漫无主,自开自落,自芳自华,年年岁岁、岁岁年年都绚烂缤纷

小说:星河永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星河可入梦

角色:刘观山星河可入梦

小说《星河永固》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奇幻玄幻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星河可入梦”。文章精彩片段如下:云是像黄昏的落潮一样慢慢涌动,一点一点,轻轻的推着向前,不一会儿,就又遮住了那片毛茸茸的月亮,使得墓地的光线变得愈发昏晖,这却正和了刘观山心意,只见他屏气凝神,小心翼翼的向那棺材挪步。当然他已经做好了两手打算——棺材里的那人如若有半点异动,他将毫不犹豫给他迎面一铲,拍完后自己拔腿就逃;若真是个死人,则会帮他入土为安。待到足够近时,月光已经透过云层的裂隙,刘观山依稀看清楚了深坑里的情况,白色棺木中真切的躺着一人,只知那人白衣如雪,青丝散乱,可惜月光太过温柔依旧看不清那人的脸,单从那瘦小的身型判断理应是个女子。“喂。”刘观山用极低的声音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评论专区

地狱乐园计划:嗯,阳痿果然是没治的,其实主角的种族是阳痿鬼吧,怕是要绝种了,毕竟主角是个阳痿啊而且还抖M

时光之心:很久以前的老书,我看到双穿的第一本书,工业设计师和假账女王的异时空轻松争霸旅程,后期有些崩。以前看得很欢乐,此书刷过三次。

开错外挂怎么办:系统重新载入,然后男主很困,听到后激动得用上下手指翻开眼角皮……好了,歇歇吧,作者你还是回家继续看你的《汤姆和杰瑞》吧

星河永固

《星河永固》在线阅读

第002章 看星星的人

云是像黄昏的落潮一样慢慢涌动,一点一点,轻轻的推着向前,不一会儿,就又遮住了那片毛茸茸的月亮,使得墓地的光线变得愈发昏晖,这却正和了刘观山心意,只见他屏气凝神,小心翼翼的向那棺材挪步。

当然他已经做好了两手打算——棺材里的那人如若有半点异动,他将毫不犹豫给他迎面一铲,拍完后自己拔腿就逃;若真是个死人,则会帮他入土为安。

待到足够近时,月光已经透过云层的裂隙,刘观山依稀看清楚了深坑里的情况,白色棺木中真切的躺着一人,只知那人白衣如雪,青丝散乱,可惜月光太过温柔依旧看不清那人的脸,单从那瘦小的身型判断理应是个女子。

“喂。”刘观山用极低的声音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见棺材里良久没有动静,这让黑衣青年悬着的心放松了一丝,又瞄了瞄眼手中的铁铲,自恃战力提升了一个档次,他二话不说向坑里跳去。

凌空那一刹,他已经后悔做出了这个愚蠢的决定,因为棺材里的那人,此刻竟直挺挺坐了起来。

“你大爷的!草率了!”

刘观山面色变得阴沉,好在反应迅速,顺势就将铁锹高举,借着下落的力量,直接狠狠地劈了过去。

出乎他的意料,这借着惯性使出了十二分力的一击,居然被对方轻描淡写的一把接住,铁铲如牛入泥潭。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落地的瞬间,铁铲脱了手,刘观山借势跪倒在棺材边的地上,双手在脑后合十,这一跪可谓熟门熟路一气呵成,不知何时示人以弱成了他的习惯。

“神鬼莫怪,神鬼莫怪。”

良久不见回应,这才抬头向棺材的方向偷瞄了一眼。

这一瞥,见到了月光里的一张毫无血色的脸,白得让他心惊,顿时面若死灰,脑海里犹如闪过了一道闪电。

死人真能活过来!?

“你是谁。”忽然那人开了口,声音轻柔但像是不夹杂过多的情感,毫不在意的将铁锹扔到了刘观山身侧。

“刘、刘观山。”地上的青年一五一十的回答。

“哦。”那人已经从棺材里立起身来,“你就是刘观山?”

直到刘观山的眼前赫然多了一双小脚,他才发觉棺材里的人不知何时悄然跳到了自己跟前,感觉有双眼睛看着自己,他不自觉的深吸一口气,这惊人的速度已经让他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紧接着那人又幽幽说道:“你跪着干嘛,怎么不起来说话。”

闻听此言,刘观山本想支起身来,怎奈小腿一阵哆嗦差点就又跪倒下去。

待他站定,刘观山依旧低着头不敢再看那人的脸。倒不是逞什么口舌之快:“没什么,跳下来时腿有些发麻。”

“哦。我在这等你,等得太久太无聊只好躺在这看了会星星,没想到睡着了。”

那人说得轻描淡写,此间还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像是证实了他所言非虚。

刘观山心里则万马奔腾,这大晚上的什么人会睡在坟地里看星星??更奇怪的是这人竟是在这等自己?

还是保持着毕恭毕敬低头哈腰的姿态,不经意间扫到不远处的铁锹,心中已有所谋划。

“您认识我!?”

话音未落,只觉寒光忽闪,犹如利刃出鞘。

一言不合就拔刀!?刘观山反应不可谓不快,一个翻滚便摸起了铁锹,并做出了防御之姿。

凝眉,眼神凌厉的望向棺木前的位置,这才发现那人手中握着的不过是一把无锋无刃的戒尺。

而那铁尺正是他熟识之物,儿时他可没少被这铁尺打过手心,五年前母亲失踪之后他便立了这座坟,而这空棺椁里放着的正是这件母亲的心爱之物。他也是认定吴亦所说的线索就是这把铁尺,才会深夜来到此地。

思绪流转间,白衣人已是一跃上了土堆,回首看了一眼刘观山,便是拂袖而去。

直到听到打斗声,刘观山这才回过神来,他拿着铁锹小心翼翼地爬到地面查探;借着洒落的月华,他模糊的看到四周有众多人影正向着墓地合围而来,大喜过望的他认为是府衙的人来救自己,却忽略了那些人的动作略微扭曲而诡异。

一道白色身影如同一道惊雷穿梭其中,刚猛迅速,他所过之处黑色人影纷纷轰然倒下,紧接着哀嚎遍野。

怪异的嘶吼听得人心发毛,而夜幕中那一枚枚跌落的圆形球状物,那四溅开来的液体皆如同皮影戏一般,久久在刘观山脑中挥之不去,无不给他心理造成极其大的冲击。

刘观山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居然凭一把铁尺就斩落众人项首。

滑落回坑里的他喘息着缩坐在角落里,张着嘴想要大喊出声来。

又连忙用手将自己的嘴死死堵上,这般局面他断然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翌日清晨,中尉署内阁之中一道瘦消的白衣身形正立在桌前,正是昨日那位躺在棺材里看星星的主儿。

“于老千,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带回来了。”

铁尺被随意的往桌上一扔,哪怕是累了一夜,她依旧看上去神采奕奕。

坐在桌子对面的人是被称作狂傲书生的于谦,浓眉之下一双刀眼,自带着一股威严肃杀之气,嘴里常叼着的一根没有点燃的烟。

“淼淼啊,也不去洗洗再来。”他捏起桌上的短尺有些嫌弃的晃了晃,左手撑着头眯着眼在淼淼身上游弋,白衣沾染污渍,头发凌乱,有些玩味的道:“这不白瞎了一个美人坯子。”

汗水让衣服紧贴女子身形,凹凸有致难免会让人遐想,只可惜眼神空洞了些,少了许魅惑之意。

见淼淼没有回应,于谦将嘴里的烟吐掉,略显无趣的摇了摇头,将铁尺放回桌上。

毕竟等了一夜,他有些困倦的将腿搭到桌子上舒展,着实一副吊儿郎当模样。

“你喜欢用,就拿去用吧,当年这把无威尺可是名气不小哟。”

看到这把铁尺,这个中年男人眼里闪过了一抹光,年轻的时光仿佛就在眼前,他右手用力的拍了一拍自己的额头,寻回了思绪。

“对了,刘家那小子你见着了没。”

“见了,处理掉天道妖人在坟地留下的几个棘手玩意,就把他丢在了那里。”

“什么!他要是被天道妖人弄死了咋整。”

这次他们来湘南的目的不止是发现天道妖人偷偷潜入了湘南,更是受九门提督观沧海所托找到这把无威尺主人的儿子——刘观山。

“放心,那小子应该死不了。天道来的人被我追了一夜。况且他能躲得开别人的暗器,眼神凌厉,反应也足够迅捷。”

“那你总得告诉他,坟地里的那些家伙们是“叩门者”,想要将它们消灭掉,只能将它们的头颅破坏掉,否则不死不灭?”

“哦,忘了。”

“也罢,也罢,看他自己的造化吧。我说淼淼啊,你不是不知道咱们干的这些个勾当,以后能不能不要把普通人牵扯进来?那小子要是死了,观家那个老家伙可不好对付。”

直到天光即白之际,刘观山才狼狈不堪的回了城,惊魂未定的他跌跌撞撞地躲回了刘家老宅。

天色大亮,一切都觉妥当。刘观山又出了门,径直奔向中尉署,他想托王三二寻人。

两地相隔有些距离,等他一路疾行到了府衙前,已是气喘吁吁。

撑着腿稍作休息的少年,起身欲往那府里走,就恰巧与一人撞在了一起。

“你走路不…”

抬头望去,一袭红衣轻纱便可美地令人心头一颤,刘观山竟莫名有几分熟悉之感,将到嘴边的咒骂生生咽了回去,转而变成了几分关心。

“你走路可得当心着点。”

女子并未搭理刘观山,转而将他仔细打量了一番,自顾自喃喃自语起来。

“就说他不会有事。”

刘观山觉得这声音似曾相识,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被人盯得愈发尴尬。

“在下刘观山,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吴淼淼。”

听到她的名字,刘观山确信不是旧时相识之人。

当瞥到女子腰间别着一物,他顿时茅塞顿开,心中随即翻起了惊涛骇浪。

“是你!?”他难以置信,现在种种迹象表明她就是昨天那个偷了无威尺的女鬼。

然而对追寻母亲线索的执念使刘观山出于本能的伸出了手,他欲夺那无威尺。

这铁尺吴淼淼用着顺手,又怎会让他轻易地得手。

侧身轻巧的避开,刘观山只觉得红色身影在眼前一闪。

吴淼淼跑出府衙后很快和他拉开了距离。

深深吸了一口气,刘观山拔腿便追。

穿街走巷,任凭吴淼淼飞檐走壁,他都跟得极紧。

那道红衣身形轻巧,不易被人发觉,悄然领着刘观山避开了熙攘的早市人群,很快她就想到了昨夜路过的一个好去处。

等到看到被烧得焦黑的牌楼,刘观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这里地处湘南中轴线以南,因其地势中间高、南北低,如一驼背老人,故得名南罗锅巷,因多年前的一场大火整条街损毁殆尽,一直没有得到修缮,现如今人迹罕至。

终是四处无人,吴淼淼停下了脚步,回转身来淡然的看向数米之外的刘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