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星:两个世界的人》金东闻韩俊熙_(金东闻韩俊熙)全文阅读

高口碑小说《双星:两个世界的人》是作者“君九炼”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金东闻韩俊熙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一对从小失散的双胞胎,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巧合,或许相遇,或许相认,或许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不是亲生的,或许也不知道在外头,还有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看看两位少年在种种的机缘巧合下,如何以自己的能力活出自我

小说:双星:两个世界的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君九炼

角色:金东闻韩俊熙

热门网络作者“君九炼”的新书《双星:两个世界的人》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好想再吃一次酥山啊……”身穿巫女服饰的银发狐耳少女无力地躺在祭坛上,木然地看着清澈的天空,喃喃自语。少女头上毛茸茸的狐狸耳朵颤了颤,身后的两条断尾隐隐渗出血迹,弄脏了身上干净整洁的巫女服。“好疼……”少女微微皱眉,几乎是无意识地嚅嗫着。祭坛周边围着一圈阴阳师,他们身穿的狩服上,赫然印着京都源氏的家徽。那些阴阳师的眼中有期待,有严肃,有对神明的虔诚与狂热,却唯独没有同情不忍之色,似乎祭坛上躺着的祭品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只是一只卑贱的老鼠……

评论专区

重生之似水流年:状态:弃 喜欢《重燃》的应该也喜欢这书,我是没看进去。

[HP]请叫我杰克·斯派洛船长:欢乐船长,有爱啊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作者讲故事的方式有问题,毫无爽点,无法表述出情节的起伏跌宕。主角的设定算是性格鲜明颇为讨喜的,然而通过作者的笔触干瘪寡淡到无味。六十章弃。

双星:两个世界的人

《双星:两个世界的人》在线阅读

第1章 初入游戏·签订卖身契

“好想再吃一次酥山啊……”

身穿巫女服饰的银发狐耳少女无力地躺在祭坛上,木然地看着清澈的天空,喃喃自语。

少女头上毛茸茸的狐狸耳朵颤了颤,身后的两条断尾隐隐渗出血迹,弄脏了身上干净整洁的巫女服。

“好疼……”少女微微皱眉,几乎是无意识地嚅嗫着。

祭坛周边围着一圈阴阳师,他们身穿的狩服上,赫然印着京都源氏的家徽。那些阴阳师的眼中有期待,有严肃,有对神明的虔诚与狂热,却唯独没有同情不忍之色,似乎祭坛上躺着的祭品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只是一只卑贱的老鼠。

一个服饰明显比其他人华丽的人专注地盯着天空,看到太阳升至天空最高点,用日语庄严开口:“时候已到!”一声令下,所有阴阳师立即开口,诵读晦涩难懂的咒语。祭坛上的符文透出血色的光芒。

裹着灵力的咒语有生命般地灌入祭坛,坛上镌刻的符文透出血色的光芒,几乎笼罩了整个祭坛。

看见这样的景象,阴阳师们眼中的狂热不减反增,源氏家主命令仆役们拖来纯色的牛羊,杀畜取血,血液沿着痕迹灌满了坛上符文。

少女知道,祭神仪式开始了。

少女并没有反抗,或者说,她根本就无力反抗。唯一可能救助她的那只妖,蓄积着妖力的尾巴在她从大唐被抓到京都的时候,被源氏家主一剑斩断,那妖重伤沉睡,而自己的四肢都被桃木钉牢牢地钉在祭坛上,灵力也被彻底封印。为了以防万一,她的手筋脚筋也被挑断了。

少女缓缓闭上双眼,哼唱起了那晚在竹林里听到的,那个人唱的歌,似乎她不是祭坛上待宰的羔羊,而是一位无忧无虑的大小姐。恍惚间,少女隐约看到了,竹林里她的笑颜。

少女勾起唇,双眼眯起。她也笑了,笑得满足。

祭坛上的少女越来越虚弱,见时候差不多了,一名阴阳师虔诚地抬来一个竹篓,源氏家主小心接过,缓步走到祭台边,双膝跪地,打开了竹篓,一条条毒蛇便从中爬出,极具灵性地向祭坛中间的少女爬去。

源氏家主保持双膝跪地的姿势,看到毒蛇开始撕咬少女的身体,完全丢失了往日的冷静精明,平日里那双充斥着漠然的眼睛此时已发红,面上兴奋难掩。他俯下身子,声音微颤,大喊道:“感谢神明大人愿意接受祭品,恭请神明大人降下福祉!”

其余的阴阳师见状,齐齐效仿家主的动作,喊道:“恭请神明大人降下福祉!”气势颇有些排山倒海的意味。

这次祭神仪式举行得这么成功,在此之后,获得了神明赐福的源氏必将蒸蒸日上!源氏家主的脸上狂热与敬意交杂,他悄悄瞥了一眼祭台上血肉模糊的少女,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郁。

说起来,这次仪式的成功,还得多亏这个灵识与能力都无比强横的半妖。好好感谢他吧,小半妖!要知道,如果现在的源氏不是他掌权,那么像她这般卑贱的半妖,是连做祭品都不够资格的啊!能够被奉献给神明,是她之殊荣!

但祭坛上的少女对这份“殊荣”显然厌恶至极。

在看到毒蛇的刹那,少女面上的平静霎时破裂,碎片化作恐惧刺入她的身体。少女感受到冰凉的鳞片擦着自己的皮肤而过,紧接着便是毒牙扎进身体的声音。她几乎已痛苦到麻木。少女已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毒蛇吞噬自己的血肉。

她感受到自己的意识在不断地远离眼前的事物。生命力被毒蛇一丝一丝地吞噬殆尽,似乎灵魂也随之被撕裂吸收了。

一朵朵绚丽的血花于少女身边绽放,花海渐渐蔓延,染红了祭坛边跪着的家主的衣装。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最后, 堕入了无边的黑暗。

她不断地下坠……下坠……

这里似乎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不存在“时间”与“空间”。

不知过了多久,风声中,少女缓缓睁开了原本紧闭的双眼。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不是已经被当做祭品巫女献祭给神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少女的神情有些迷茫。

“你,想活下去吗?”

一个空灵的女声突兀地出现。

听到陌生的声音,少女立刻清醒过来,顾不上身上服饰的异样,无比熟练地从袖口甩出几张符咒,迅速地在空中结成屏障,并控制身体调转方向,稳稳地落在了屏障上面。她手中握着几张符咒,进入戒备状态,小心分辨着声音的来源。

“你想活下去吗?”

声音再次出现。

“没有妖气,也没有阴气,这到底是什么?”少女从袖中摸出小纸人,灵力从全身经脉流向手掌,并在手中凝聚。她身体紧绷,眼神戒备地看着四周,准备随时召唤式神作战。同时,她分出一缕精神力,探查四周。

“奇怪……没有感受到杀气,但,也没有善意。”少女手中的灵力缓缓散去。

“你想活下去吗?”

声音又出现了。

“……我当然想活下去,不会有人想去死的吧。”在确定对方对自己没有一丝恶意后,少女开口回应了那声音。

“不错。那么,欢迎进入逃生游戏,假扮巫女的祭品阴阳师,裴绯钰。”说到这里,那声音停顿了片刻,继续道,“不对。应该叫你,源晴绘理。”

听到那声音叫出自己的名字,裴绯钰瞳孔骤然缩小“等等,为什么你会……”没等她说完,混沌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小光点,那白光迅速地胀大,包裹住了她。

……

白光消失后,裴绯钰站在乱葬岗之中的一片较为干净的地域。她低着头,神情晦暗不明。

在与那个声音交谈,来到这个地方后,裴绯钰这几天拼命压制的杀戮**疯狂涨大,已经隐隐有压制不住的征兆。这次这股**似乎来的异常汹涌,甚至让她感到了灵魂撕裂般的痛苦。她银灰色的眼睛染上鲜红,无数带有诱惑性的声音附在她耳边说话,试图引诱她同它们一起堕入地狱。

“杀了他们!杀了所有出现在你眼前的生灵!他们于你有愧!”

“动手吧!毁灭吧!世上的万事万物都背负了罪孽。”

“忘了他们对你做的事情了吗?你难道不想复仇吗?受到世间一切不公,被命运抛弃,你甘心吗?”

“源氏!源氏!!源氏!!!你知道他们害了多少人!为什么不为自己的同胞报仇?!你这个懦弱无能的伪善者!“

“你是非人之物,在人之海注定被排斥!”

“你生来就该杀戮,因为你是……”

“住口!”裴绯钰打断它们,痛苦地跪坐在地上,双手抱头,但她的眼中却冷静无比,她咬牙忍受着,用微微颤抖的双手轻车熟路地从袖口掏出匕首,毫不犹豫地向自己的左手刺去。

“噗嗤”一声,手掌被匕首贯穿,鲜血喷涌而出。

在疼痛的刺激下,裴绯钰眼中的赤色散去,重新恢复清明。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拔出匕首,拭净血迹放回原处,又从袖口拿出涂满了某种药物的布条,缠在伤口上,站起身来。

在她起身的同时,一道白光突然出现,一道人影在光中慢慢浮现。白光越来越多,人也接连出现。

裴绯钰身上的血迹还没来得及处理,在人群中实在惹人怀疑。她本着小心谨慎的态度,找了个不易被发现,同时又基本能够看见全局的角落,默默隐藏了起来。

“这,这是哪里?”一个中年妇女手握锅铲,慌乱地四处张望,“我不是在厨房做饭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

“这是什么新型的整蛊游戏吗?”一个衣着潮流的青年开口,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青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然后蹲在一具骨架面前,伸出手摸了一下,挑挑眉,说道:“啧啧啧,这道具做得还挺真。”

随着人越来越多,场内也越来越吵闹,有抱怨骂人的,有暴怒发脾气的,但更多的,都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看来不是所有人都是和我一样自愿参加这个所谓“逃生游戏”的。”裴绯钰手上处理着血迹,却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关注外界的情况。

“不过,他们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太明白?”她扫视了一遍人群,发现这些人的服饰风格各异,但基本无一例外…都很不合礼数。

裴绯钰皱着眉小声说道:“这些人的服饰和发型也很,嗯……奇特。他们是从西洋来的吗?”她看着眼前穿T恤,洋裙,西装,头发五颜六色的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与此同时,裴绯钰身上的血迹也已经被她处理干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她悄悄回到了人群中。

在到场人数达到十六的时候,异象突生。阴暗的天空被什么东西猛地撕开,出现一道散发着不祥气息的裂缝,隐隐闪着红光。随着裂缝的出现,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一只眼球凭空出现,默默地注视着他们。

不知是谁第一个注意到了这裂缝,高声尖叫起来,人们也都纷纷看到了裂缝,他们被这样的景象吓住了,喧闹的人群霎时变得寂静无声。

现场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人们都屏息凝神,死死盯着那条裂缝,生怕里面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众人松了一口气,卸下了警惕。人群再次变得喧闹。

就在这时,裂缝中伸出了一双手,这手扒开裂缝,一团有着人形的黑影从里面飘了出来。同时,裂缝在它身后缓缓合上。人群中,尖叫声不绝于耳。

在这东西到来的同时,裴绯钰几乎是本能地做出了防御动作,并且立刻探查它的气息。

“非鬼,非人,非妖,无杀意……又是这样。还真是奇怪。”裴绯钰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恢复原来的站姿,小心审视着人群与黑影。

随着黑影凭空出现,一个东西同时显现在了裴绯钰面前。她皱着眉头,眼神略带疑惑,探究地看着浮在面前的半透明屏幕。

那屏幕上先是浮现出“此系统将会陪伴玩家七天。在这七天里,系统将为玩家科普一些这个时代的知识与常识。”这几行字。随后,屏幕上出现了这游戏的社会背景,游戏性质等基础知识的简单介绍。屏幕底下还有一行不容易被发现的小字:“科普性系统,代替新手礼包。”

黑影在空中停留了一会后,猛的俯冲进人群中,在其中穿行,似乎是在清点人数。它时不时突然凑近某个玩家,恶作剧般地扯出渗人的笑脸,在看到玩家惊慌的面孔后,满意地哈哈大笑;或者忽然用冰凉的手轻轻地触碰玩家,再从玩家的身上穿过去。人群中,尖叫声此起彼伏。

基本上飘完全程后,黑影飘回空中,再次扫视了全场,开口说道:“1,4,15。咦呀呀,怎么会少了一个人呢?哎呀,算了算了,暂时就不管那位玩家啦。咳咳,欢迎来到逃生游戏,我亲爱的玩家们~我是这场游戏的引导NPC。”它浮在空中,装模作样地行了个礼,动作有些滑稽。

“我看看,在座的各位新玩家似乎都是来自不同时空的呀~有趣,有趣。”它伸出双手,似乎打算做些什么。这时,它的眼神却突然投向了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啊哈,找到了~那个后的玩家~你还不打算出来吗?”话音刚落,一位青年一脸淡定地从灌木丛中出来,融入了人群。

“太好啦,人总算到齐了。”它故作兴奋地鼓了鼓掌,然后又扫视了一遍全场,视线在那位青年和裴绯钰,以及另外某个人的身上不着痕迹地停了一下,“嗯~这次的新手场里居然有特殊玩家吗?那可就更加有趣了呢。嘻嘻嘻嘻。”NPC大笑着,兴奋地在空中飘了一圈,又落回原处,显得分外激动。

“特殊玩家……”人群中,不知是谁低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意味深长地看向了裴绯钰。

随着NPC的话语,裴绯钰面前的屏幕又显示出NPC口中她听不懂的词汇的含义。屏幕上的字在实时更新。裴绯钰一边看着屏幕,一边小心地打量NPC,实时关注着NPC的动态。

与此同时。

【诶呀,开播了开播了,果然还是新手场好。】

【赞同楼上。老玩家的心太脏了,而且还不能发弹幕,没意思。还是看新手被吓破胆比较好玩。】

【噗,这场次的新手真倒霉,居然随机到了正常情况下最难的乱葬岗副本,而且NPC还是小黑那个恶趣味的家伙,那小崽子肯定又不会说规则,如果这次新手没有胆子稍微大一点儿的……啧啧啧,难啊。】

【希望人没事,阿门。】

【盲猜全军覆没。】

【好家伙,你们没注意到吗,小黑说这场游戏有特殊玩家啊。我觉得应该不至于全军覆没……吧?】

【这个“吧”就很有灵性。】

【来来来,开盘了开盘了,你们觉得谁是特殊玩家?】

【直播间禁赌!】

【我觉得像那个藏灌木丛的青年诶。】

【同上,我也这么觉得。】

【我不一样,我觉得是那个长的很好看的银发小姐姐,要知道美丽的玫瑰都是带刺的(正经脸)】

【我被你说动了怎么办,我突然也觉得是她(滑稽)】

【懂了,你们买她的股。买定离手!】

【?草,不带你这样的。】

【欸嘿。】

……………

那NPC在宣布游戏开始后,缓缓转身,伸出尖利的爪子,准备撕裂空间,离开这里。

看着屏幕上“游戏规则必须遵循。”这行字,裴绯钰有些疑惑。她注意到,这NPC似乎没有介绍游戏规则。

裴绯钰张了张嘴,正打算开口询问,人群中忽地传来一道清脆却有些颤抖的少年音,抢在了她的前面,打破了自NPC说话起就一直保持的寂静。

“请,请您稍微等一下!”

裴绯钰好奇地朝声音的来处看去,出声的是一位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清丽少年。他紧闭着双眼,一副害怕到极点的样子,朝着NPC的方向大喊。

“哦?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那NPC猛的凑近那个少年,又露出了它渗人而诡异的笑脸。

少年害怕地快要哭出来了,却还是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您,您还没有,讲,讲述游戏规则……”

“哦,好像是这么回事。”NPC飘回原处,用手拍了一下它自己的脑袋,嘴角似乎很勉强地上扬,露出笑容,“我真的不是故意忘记这回事的哦,嘻嘻。”

NPC在空中缓慢地转了一圈,似乎有些不情愿地介绍道:“唔,新手场暂无剧情,本次游戏的任务是在乱葬岗中生存三天,在第四天的凌晨4点至四点十分活着逃离乱葬岗。规则嘛……”说到这里,NPC停顿了片刻,似乎更不情愿了,“规则是,存活的玩家不能互相伤害。好了,这下总没有问题了吧?”它在空中跺了跺脚,不耐烦地看着人群。

没有人再出声。

NPC这才转身,撕开裂缝离开。临走前,还用带着怨气的眼神狠狠瞪了一眼那个出声的少年。少年猛的打了个哆嗦,颤颤巍巍地低下了头,身体不住的颤抖。

无声的恐惧,在人群中蔓延,渗入了每个人的灵魂。

但这种恐惧丝毫没有影响到裴绯钰,如果她了解现代知识,多半会来一句:“就这?”

对于身经百战,目睹过各种各样凄惨的死状,与各种各样长相奇特的妖怪战斗过的她来说,这NPC带给她的恐惧感,甚至比不上某一天起床,发现掉了一枕头的头发多。

裴绯钰的思绪渐渐偏离。她担心脱发,无他,只因为阴阳师实在是一个容易秃头的高危职业。她曾经多少次蹲点到深夜,只为退治那些不到深夜不出现,堪称头发杀手的妖怪或者恶灵,更何况还有专食人头发的食发鬼。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那一头目前还算浓密的银发,心有余悸地长舒了一口气。她拉回思绪,心里暗自警告自己不要走神。

一股危险的气息从地底传来,裴绯钰覆盖出去用作警戒的灵力也传来了信号,她目光微凝,分出灵力往信号来源处探去。

有个恶心的东西要从地底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