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总裁麻烦多(池小妞丞哥哥)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祸水总裁麻烦多)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祸水总裁麻烦多》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池小妞丞哥哥,讲述了​她本是高高在上的掌上明珠,却一朝被母亲陷害,落入云泥捻作尘她将自己献给心心念念的情郎,却阴差阳错落入他的陷阱,成为卑贱的孕妻她改何去何从…

小说:祸水总裁麻烦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池小妞

角色:池小妞丞哥哥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祸水总裁麻烦多》,作者是“池小妞”。本书精彩片段:“她这么胆小,还是得看我出手!”池小妞小声嘟囔着,悄悄溜走了。
————-
回到自己房间后,池小妞将门一关,从床头柜里拿出自己的粉色水果机,给好基友打电话。
“喂,小妞,什么事啊?我在看君弋欧巴的新片发布会,帅炸了!”
电话里头传来一道软萌的萝莉音。
池小妞对着天花板就是一个白眼:“别花痴了!我有正事找你。快给我查一下安御臣这个男人,安逸的安,御赐的御,臣服的臣……

评论专区

关于我转生后成为史莱姆的那件事:没错,这是一只史莱姆傲天流。史傲天。干粮。

龙魂武士:《神州狂澜》《剑道》《挽天倾》《大宋金手指》

战国赵为王:怕不是逗我,24章末作者说自己3小时复习吕氏春秋然后又差了多少典籍。这些真假我无法判断,可是下章吕不韦答辩时就引用“韩非子”的言论真尼玛毒,韩非此时才多大?!这就是翻阅典籍的结果?!

祸水总裁麻烦多

《祸水总裁麻烦多》在线阅读

第5章 破他安防系统

“她这么胆小,还是得看我出手!”
池小妞小声嘟囔着,悄悄溜走了。
————-
回到自己房间后,池小妞将门一关,从床头柜里拿出自己的粉色水果机,给好基友打电话。
“喂,小妞,什么事啊?
我在看君弋欧巴的新片发布会,帅炸了!”
电话里头传来一道软萌的萝莉音。
池小妞对着天花板就是一个白眼:“别花痴了!
我有正事找你。
快给我查一下安御臣这个男人,安逸的安,御赐的御,臣服的臣。”
“男人!”
萝莉音陡然拔高:“池小妞你居然背着我找了男人!”
池小妞咬牙一声吼:“宫肥肥!
本姑娘不搞基!”
“宫妃妃!”
萝莉字正腔圆地纠正,却还是迫于池小妞的**,恋恋不舍地将视线从电视上移开,跑到小书桌前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安御臣是吧?”
萝莉短胖的小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着:“有了!”
池小妞还来不及说话,便听见电话里头传来一声尖叫。
“啊啊啊!
这男人好帅啊!
比君弋欧巴还帅!
不行,我要换男神!”
“宫肥肥,你居然敢觊觎我老妈看中的男人,不想活了是吧!”
“啥!”
宫妃妃傻眼,脑袋里两个小人还在挣扎,手指却不受控制地点击鼠标,默默将照片保存。
“你听到没!”
又是池小妞扯着嗓子一声吼。
宫妃妃心虚不已,忙不迭说道:“我现在就把他的资料整理给你!”
“总……总裁!”
宫妃妃刚注意到照片旁边的黑体字,就突然瞪圆了眼睛。
池小妞一听这话,乌溜的眼睛也瞪的老大,赶紧催宫妃妃把资料发过来。
“滴滴”,手机响了两下。
池小妞放到眼前一看,是一封新的邮件,发件人“宫肥肥”。
她赶紧点开,关于安御臣的一系列资料赫然在内。
资料详细程度堪称机密,甚至连安御臣的睡眠质量数据都包括在内,远不是百度上就可以查到的。
池小妞从最初的震惊变得兴奋起来,盯着手机啧啧叹道:“没想到池暖暖胆儿还挺肥的,不愧是我老妈,居然看上总裁了!”
“小妞,你也想太多了吧,这可是总裁,想嫁给他的女人能绕地球好几圈了。”
“宫肥肥你什么意思!
这是在说我老妈不够格?”
“……没。”
池小妞哼哼了两声,情绪却渐渐低落下来。
宫肥肥说的对,想嫁给总裁的女人多了去了,池暖暖虽然挺好的,可是却当妈了。
池小妞纠结地踢着床板,小脸上一片沮丧。
“喂!
人呢?
怎么不说话了?
好吧好吧,我说错了,给你道歉还不行吗?”
“妃妃,我是不是给我老妈拖后腿了?
你不用回答,我知道答案。”
宫妃妃翻了个白眼,随口说道:“拖后腿那是用来形容弱者的!”
池小妞眼睛一亮:“有了!
妃妃,马上帮我把他们的安防系统破坏掉!”
“你要干嘛?”
宫妃妃以为耳朵出现了错觉。
“当然是要让安御臣知道我池小妞的厉害啦!
这样他就不会觉得我是个拖油瓶了!
怎么样?
我机智吧?”
“他可是总裁!
你居然要破坏总裁府的安防系统?
没搞错吧!”
池小妞不屑轻哼:“又不是破坏华夏集团的安防系统,有什么紧的,你不是把阿联酋黑老大的电脑都给黑了吗?”
“……这不一样!”
宫妃妃还想挣扎一番。
池小妞呲着压威胁道:“你要是不干,那以后有任务也别来找我,也别再指望我给你做好吃的了!”
“……三分钟。”
宫妃妃无奈地叹了口气,默默地给安御臣点了根蜡烛。
池小妞闻言,咧着嘴笑的一脸得意。
她在心里默默倒计时,当数到“一”的时候,果然听见电话里头传来了宫妃妃的声音:“好了。”
“欧啦!
明天我带芝士蛋糕给你吃。”
顿时,宫妃妃心里最后那丝小愧疚也烟消云散了。
第二天,池暖暖起了个早床,拿了个面包边吃边跑去赶公交。
到了总裁府的时候,池暖暖特意看了下时间。
八点二十六。
她舒了一口气,还差四分钟,幸好今天七点钟就起来了,不然开工第一天就迟到她怕是要死翘翘了。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急促有力的脚步声。
池暖暖抬头一看,一行人从总裁府邸出来,神色匆匆。
为首的那人西装革履,面容严峻。
只见他拾阶而下,恍惚间池暖暖竟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敬畏由心而生。
突然,那道深邃的眸子落在她身上。
池暖暖心头猛地一跳,一瞬间全身血液似乎都凝固了,呼吸都滞了一瞬。
直到男人从她身旁走过,她才回过神来,心脏“砰砰”直跳,不由开始后怕自己昨天的举动,也惊觉这一切不是梦,那个让她记恨了六年的男人真的是总裁!
“阁下,都安排好了。”
听到声音,池暖暖转过头去,就见刚才还空荡荡的大坪上已经停了一排车子,程明睿就站在为首的那辆路虎旁。
眼看安御臣迈着大步走向路虎,池暖暖来不及多想,赶紧跑上前去恭恭敬敬地拉开后座上的车门。
安御臣深深看了她一眼,很快移开视线坐了进去。
“砰”的一声,池暖暖将车门关上。
她扭头往后面一看,所有保镖都整齐有序地上了车。
短短几十秒,最后一辆保镖车的车门也关上了。
池暖暖一咬牙,只好拉开路虎副驾驶座旁的车门,快速上车。
安御臣看见她的举动,脸色沉了沉,瞥了眼身旁的空位,心里有种不知名的情绪在蔓延。
车子发动,很快就驶出总裁府。
程明睿一边开车,一边说道:“阁下,您放心,安防部所有技术人员已经全部到岗,相信很快系统就会恢复了。”
“昨天晚上系统就被入侵了,结果今天早上才发现,这就是你让我放心的理由?”
程明睿脸上青白交错,苦哈哈地解释道:“对方技术太厉害,好在目前看来他们没什么恶意……”
安御臣冷冷地打断他:“一个黑客能轻而易举破坏总裁府的安防系统,改天就能破坏集团的安防系统!
别为任何事情存有侥幸心理!”
程明睿讪讪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不敢再接着说下去。
车厢内陷入沉寂,低气压环绕着,让人呼吸都有些凝滞。
池暖暖悄悄瞥了眼后座上一脸阴沉的安御臣,再看向战战兢兢开车的程明睿,不免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在一个脾气不好的上司手底下工作,可是一件很悲催的事情。
对她来说,简直就像时刻在预防大姨妈到访一样。
这样想着,池暖暖就对程明睿多了几分亲近,张口说道:“程秘书,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程明睿突然感到脊背一凉,似乎车内的气压更低了。
暗自纳闷了一下,他答道:“去安防部,昨天晚上有黑客入侵了我们系统。”
池暖暖不懂这些,却也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只好安慰道:“你别担心,集团的技术人员肯定比黑客强。”
闻言,程明睿尴尬地轻咳一声,没敢去看安御臣的脸色。
池暖暖这才想起刚才程明睿和安御臣两人的对话内容,也有些讪讪的,闭嘴不再说话。
车子开的很快,没过多久便到了安防部。
总裁府原则上也隶属集团机构,网络系统由安防部直接管辖,眼下总裁府系统被破坏,处在刀尖上的就是安防部了。
下了车后,池暖暖紧跟在安御臣身后去了技术部门。
一走进去,一股紧迫感扑面而来。
“快快快!
抓紧时间!”
“部长,系统还是无法恢复!”
“部长,漏洞太多……”
“别给我扯!
修复不了老子就弄残你!”
所有的技术人员都坐在电脑桌前,神情严肃焦急,电脑键盘按的劈啪作响。
池暖暖见状也有些紧张起来,却见刚才被称作部长的那人发现安御臣来了,脸色骤变,赶紧跑了过来。
“阁下!”
他恭恭敬敬地敬了个军礼,如实汇报道:“总裁府的网络系统已经瘫痪,情况严峻,还在全力修复中。”
安御臣脸上阴云密布,眸中的墨色深的骇人,语气冰冷:“再给你们一个小时。”
没有多余的话,态度不容拒绝。
铺天盖地的威慑以他为中心爆发出来,所有的技术人员心中一凛,大脑已一种极致的速度运转着。
部长绷着全身细胞,有苦难言,只能点头应下:“是!”
池暖暖觉得气氛严肃的可怕,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只好偷偷问程明睿:“需要我做什么?”
程明睿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让池暖暖做管家的目的,然而下一瞬便想到了昨天剑拔弩张的情景,再看安御臣那张比平时还要冷上几个档次的脸,立马转了想法,还是不要把池暖暖放总裁先生面前挑事的好。
“你先跟我出去。”
池暖暖照做,一到门外,让人窒息的压迫感陡然消失,她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阁下今天早上没来得及吃早餐,你现在去给他准备。”
“好的。”
“阁下的口味都清楚了吗?”
“早餐偏西式,必备鲜牛奶,四十度加热,不加糖……”
安御臣侧过头,看见池暖暖和程明睿都站在门外,两人显然压低着声音在说话,顿时心里那股不知名的情绪又窜了出来。
他看了眼一屋子面色焦急的技术人员,转头冷着脸喊道:“程秘书,去把吴佑丞找过来。”
吴佑丞!
池暖暖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浑身僵硬,双脚如灌了铅一样铸在原地抬不动分毫。
程明睿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对安御臣说道:“阁下,我叫个人去接他。”
并不是什么特大人物,没必要他亲自去跑一趟。
安御臣眸色森冷,薄唇轻掀:“你是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安防部无能,让总裁府网络系统被黑客随随便便入侵了吗?”
程明睿一噎,只好领命:“是,阁下,我现在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