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夜正(抓住你了,隐身爱人)_抓住你了,隐身爱人全章节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抓住你了,隐身爱人》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路西法夜正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辰墨”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遇见她,他便想要牢牢的抓住她……

小说:抓住你了,隐身爱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辰墨

角色:路西法夜正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抓住你了,隐身爱人》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辰墨”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回去!”
——————————————————————————————
厉声命令。
保镖不敢多问,立刻将车子调头。
车子在宽敞的路上,飞速奔驰。
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回到了原处……

评论专区

诸天之主:原始天魔什么意思 太败笔了

苏小姐试图在轮回世界生存:估计会看。emmm,今天才看书评。

女难之相的端木同学:西尾厨快乐书。我是真的没想到这种小说会出自国人网文写手之手,在那先前我是本以为这种小说只有西尾维新本人能写得出来的。

抓住你了,隐身爱人

《抓住你了,隐身爱人》在线阅读

第3章 怕样就受不了?

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回去!”
——————————————————————————————
厉声命令。
保镖不敢多问,立刻将车子调头。
车子在宽敞的路上,飞速奔驰。
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回到了原处。
关心妤在大雨中艰难前行。
雨很大,视线被蒙住,根本看不清路。
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前倒,重重扑倒,溅起水花。
身体已经完全僵硬了,关心妤根本感觉不到什么痛。
只觉得,身体好像被什么刺穿了。
膝盖和手臂,肯定都擦破皮了。
她想爬起来,看看伤得怎么样,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不行!
她不能倒在这里。
荒郊野岭,倒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关心妤极力挣扎,要站起来。
双手一抖,重新倒回去。
膝盖的手,二次受创。
血液从破皮的地方流出来。
关心妤感觉,身边的雨水,全部都被染红了……
麻木的四肢,开始有了痛感。
像千万根针同时扎着一样,刺骨地疼。
居然让冻僵的神经,感觉到了痛。
身上的伤,一定是非常严重了。
血不停地往外流,
这种情况,趴着不动,只有死路一条!
必须离开这里才行。
关心妤咬牙,忍着剧痛,尝试着起手臂……
无奈,手脚根本不听使唤。
稍微撑起来点,立刻又倒回去。
她不放弃,继续努力。
跌倒了,再试着撑起来。
再跌倒,再试。
……
……
……
不管试多少次,关心妤都不放弃。
反复努力着。
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
和离夜的约定没有完成,她绝对不能被打倒!
就在这时。
吱——
刺耳的煞车声在身后响起。
关心妤惊跳。
黑色的宾利,赫然出现在眼前。
车门打开。
冷酷的黑衣黑裤,男人如猎豹般,霸气跨出。
路西法!
那个凶残的男人!
从来没有见过,像路西法这样,残暴无情的男人。
不尊重女生,把人命当儿戏。
关心妤目光愤然,充满了鄙夷。
路西法脸色一紧,厉声,“上车!”
“白痴才会上你的车!”
关心妤突然产生了巨大的力气,爬起来,往相反的方向走。
路西法下颚一绷,额上青筋抽动!
保镖过来,架住关心妤,往车上拖。
“放开我!
你们想做什么?”
关心妤挣扎。
保镖压制不住,跌倒。
冰冷的雨水,溅得一身都是。
狼狈不堪。
暴雨中。
路西法一瞬不瞬地看着。
整个人隐在伞下,五官深刻如刀凿,目光幽暗阴鸷。
冷冷一掀眸。
又冲过去好向个保镖,连拽带拖,把关心妤弄上车。
“砰——”
车门关上,启动。
“你到底想做什——”
尾音曳去。
关心妤许未说完,下颚便被紧紧攫住。
强烈的霸气,迎面而来——
“这个,你从哪里偷的?”
白色的项链、火玉耳钉坠子,静静地躺在路西法的手心,光芒耀眼。
关心妤一滞,立刻摸脖子——
项链不见了!
那是她最珍贵的东西,从小没离过身的!
“还我!
你这个小偷!”
关心妤扑过去抢。
路西法扣住她的手腕,狠狠地捏紧——
“说!
哪里偷来的?”
关心妤本来是想好好说,把项链拿回来的。
看到路西法一脸“你是小偷”的表情,倔性也上来了。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路西法眯眼,目光锋利如刀。
关心妤白他一眼,撇开。
这男人想知道项链的来历,她偏就不说。
“看来你很想吃苦头。”
“有种你杀了我!”
话音刚落。
喀嚓——
保镖的枪管,抵住了关心妤的额头。
“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关心妤咬唇,不畏惧地瞪保镖。
就不信,现在这个社会,有人真敢动枪杀人。
“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叫嚣的女人。”
路西法轻笑,魅惑众生,“胆子不小。”
说着,轻轻地按开保镖手里的枪。
“东西还我!”
关心妤不想回这个无聊的问题,直接抢东西。
耀眼的项链,在眼前轻轻一晃。
关心妤奋力争抢。
指尖碰到项链的那一瞬间,路西法抬高手臂,轻巧闪开。
关心妤不死心,再抢。
毫无意外,再次被闪开。
……
一整套的动作,不停地反复——
关心妤抓,路西法闪。
每次,都是在关心妤碰到项链的瞬间闪开。
路西法是猫、关心妤是老鼠。
关心妤气愤,路西法悠闲。
他完全把她,当成了猎物,玩弄于鼓掌之间。
累得气喘吁吁,碰都没碰到项链一下。
他到底想怎么样?
这样耍弄着自己,很好玩吗?

关心妤气疯了,双眼喷火——
“路西法,把东西还给我!”
“想要这个?”
“……”
这男人是傻子?
喜欢明知故问?
“想要自己来拿。”
路西法勾唇,满脸邪肆。
关心妤想也不想,扑过去。
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
项链不见了!
关心妤简直吐血!
该死的男人!
他居然把项链放到自己衣服里面去!
“想要的话,自己来拿。”
路西法懒洋洋道,双腿交叠,戏耍意味十足。
这败类!
渣男!
他摆明是故意的。
想要拿回项链,就必须……必须碰触他……
关心妤咬牙,恨不得一巴掌狠狠煽过去!
“路西法,你只会欺负女人吗?”
关心妤牙都快咬碎了。
“我什么事都没做,怎么欺负女人了?”
“你——”关心妤语塞。
她真的很气!
胸口怒火狂炽。
她咬牙,恨恨地瞪着路西法。
一时之间,乱了主意。
怎么办?
要过去拿吗?
去拿的话,势必要碰到那渣男。
那样,就正中他下怀了。
关心妤真的很想不理。
可是,那项链是离夜留给她唯一的东西。
绝对不能丢的。
算了。
就当摸一个不干净的东西好了。
关心妤牙一咬、心一横,推开保镖过去。
路西法嘴角邪肆微勾,似笑非笑。
关心妤眯眼,直觉他又在玩花样。
不过箭都已经在弦上了,又怎么能不发?
关心妤深吸口气,不看路西法的脸,直接动手,解他的衣服。
每解开一颗纽扣,关心妤的心,就吊紧一分。
这男人喜怒无常的。
关心妤真的很担心,他又玩花样。
观察着她的脸色,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
出乎意料的,路西法竟然没有动,乖乖地坐在那里,让她搜身。
唇角,是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关心妤直觉有异,动作缓缓顿住。
“怎么不搜了?”
“项链不在你身上,对不对?”
关心妤肯定。
深暗的黑瞳,掠过一抹激赏。
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猜出东西并不在自己身上。
这女人……
真的引起他的兴趣了。
大掌往关心妤腰上一扣,一把将她压过来。
他们本来就靠得很近,只有差不多十公分的距离。
路西法的动作,让两人的身体,直接相贴,没有半点缝隙。
完全没料到,他会突然动作,关心妤慌了,大叫——
“路西法,你做什么?”
“你觉得,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贴在一起——”路西法低笑一声,俯身,贴在她的耳畔,轻佻吐气,“是要做什么?”
说着,大掌往关心妤胸口一罩……
关心妤瞠大双眼,不敢置信地。
他竟然……
他怎么可以……
“把你的脏手拿开!”
关心妤暴怒大喝、挣扎,却怎么也无法挣脱。
路西法的手,就像装了雷达,如影随行地吸附。
不管她怎么闪,他都有办法,准确无误地覆来上。
而且动作,越来越过分。
修长的指,挑开扣子,钻进去……
关心妤倒抽了口寒气,狠狠地抓住。
“放手!”
“你不是想拿回项链吗?”
路西法勾唇,邪邪地笑了。
关心妤觉得恶心、脏!
更加剧烈地挣扎。
扭动间,突然感觉到一个硬硬鼓鼓的东西。
关心妤僵硬,缓缓低头——
关心妤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渣男!
竟然对着她……
关心妤气愤难当,全气都在抖。
“怎么不挣扎了?”
路西法魔魅地笑,五指并用地揉搓,动作极为轻佻惹火。
第一次。
有女人连衣服都没脱,就勾起了他的谷欠望。
路西法有些意外,缠了一缕湿发,轻嗅。
没有过多的工人香精,淡淡的清香,在鼻间飘散,引诱着……
路西法的谷欠念又是一动,愈发地无法控制。
低头,薄唇狠狠压下,堵住关心妤的唇。
同样,闻到那股熟悉的香气。
路西法心一动,扣住关心妤的后脑勺,将关心妤压向自己。
滚烫的舌窜进娇嫩红唇,强烈地吸*吮、扫荡……
关心妤被压制在那里,动弹不得。
身体好像被丢进火炉,灼热难耐。
本来,只是想尝尝,她唇上的味道,是不是一样馨香。
没想到,一碰触,像中了毒似的,无法放开。
全身肌肉紧绷,谷欠望狂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