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最爱你》苏群杨姐_缘来最爱你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缘来最爱你》,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群杨姐,文章原创作者为“苏群”,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嘉旭生下了一个六斤八两的男婴,可是结局也只能是分离孩子被带走,而孩子的父亲苏群,又记得她是谁?也许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命运总是如此,早已经注定好了的,他和她总有着剪不断的联系

小说:缘来最爱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群

角色:苏群杨姐

热门新书《缘来最爱你》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苏群”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卢子峰识趣的下车,嘉旭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突然被苏群压在身下,一双大手不顾一切的伸进自己的裙子里,沿着大腿一直向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苏群的手沿着嘉旭的大腿一直向上,感觉冰凉,更凉的是心,难道苏群是想以这种方式报复自己么。“放开,你个魔鬼,你想怎么样……”嘉旭唯一做的就是喊叫,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不论是这个地点还是苏群的势力,嘉旭无计可施。
“哼哼,你叫吧,你越喊我就越兴奋。”苏群没有理会嘉旭的蹬踏争吵,好像是在享受这种虐待感……

评论专区

诸界末日在线:现在很讨厌那种推书跟你说看到后面就好看的,感觉就像叫你吃屎,吃到后面就好吃一样。

大家请我当皇帝:明末文动不动就长-枪-大-炮,其实挺无聊的,这本主角靠天-命-迷-信,纠合一帮乌合之众当老大的很独特。

猛虎教师:都市粮草,整体干草,从这本书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可惜了,前面很不错,不过烂尾了,这本之后的书基本没法看了脑残级的虐主+送女,作者已经是被大浪淘下的废品,可惜了

缘来最爱你

《缘来最爱你》在线阅读

第3章 做我的女人

卢子峰识趣的下车,嘉旭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突然被苏群压在身下,一双大手不顾一切的伸进自己的裙子里,沿着大腿一直向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苏群的手沿着嘉旭的大腿一直向上,感觉冰凉,更凉的是心,难道苏群是想以这种方式报复自己么。
“放开,你个魔鬼,你想怎么样……”嘉旭唯一做的就是喊叫,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不论是这个地点还是苏群的势力,嘉旭无计可施。
“哼哼,你叫吧,你越喊我就越兴奋。”
苏群没有理会嘉旭的蹬踏争吵,好像是在享受这种虐待感。
嘉旭闭上了眼睛,一行眼泪滑过,苏群好像是受到了嘲讽,不禁动作加大,“嗯!”
嘉旭禁不住咬住苏群凑过来的嘴唇,用力不放开,苏群松开嘉旭,坐起来,舔了舔唇边的血液,“哼,贱人,你以为这样我就会饶了你么?
我让你贱,让你一直贱!”
苏群的口中喃喃的像是再和嘉旭说话又好像是自言自语。
再次被推到在座位上的嘉旭绷直身体,火辣的身体和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让她自己都认不清自己,当然更认不清这个男人,一个阴云莫变的男人。
苏群将嘴里的血和唾液的混合物吐在手帕上,冷冷的看着嘉旭,嘉旭甚至感觉不到苏群目光的存在。
“卢子峰!”
外面遛弯中的卢子峰鬼鬼祟祟的回来,“老大,完了?”
“回去!”
苏群说,卢子峰感受到寒意,当然卢子峰是看到了苏群嘴边的血,只是不好意思说。
就这样,这辆低调的A6伴着夜色驶进晋江市国际村的高档别墅区,卢子峰停车后即刻面临新的尴尬,老大进去了,那么后面这位呢。
苏群刚到门口,奶妈就抱着一个小男孩出来了,小男孩伸手过去扑进苏群的怀里,苏群笑容满面的亲着孩子。
车里的嘉旭不禁一股悲伤涌上心头,这是苏群其中的一个儿子?
叫什么名字?
嘉旭的情绪被波动起来。
卢子峰尴尬的来到苏群跟前,“老大,车里……”苏群回过头看着同样看向这边的嘉旭,狠狠地瞪了一眼,整个人好像是变了似的,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即使是做错了什么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嘉旭收拾了下裙子和凌乱的头发,恍惚间突然想到刚才光和苏群闹了,不知道苏珂被打的怎么样了,一种好奇感涌上来,嘉旭摇摇头,关我屁事。
一个人永远无法另一个人的悲伤,就好像是另一个人永远无法理解你的悲伤一样,嘉旭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好笑,年纪轻轻的却生下了一个孩子,当上了母亲却连儿子叫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如果不是苏群介绍连孩子的爸爸都不知道叫什么,这和强奸一样。
卢子峰和苏群嘀咕了两句跑过来,“下来吧。”
嘉旭瞪了卢子峰一眼,没一个好东西。
“去哪?”
嘉旭下车,环视一周,果然这边私人地区没有来过,光从两个小时的车程来看就不可能跑回去,何况跑到花园自己就会迷路。
“跟我走吧。”
卢子峰秉承苏群的特点,虽然做的不是很到位。
“你在命令我?”
嘉旭看着卢子峰。
卢子峰尴尬的摊摊手说,“老……苏先生的交代,我想你还是不要让我对你动粗的好,你说呢?”
片刻后,苏府宅邸的一个客房内的窗前出现了一个孤苦无依的女人,从窗影中可以看到女人的抽噎。
当第二天的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门被敲响,嘉旭打开门却不见苏群而是一个中年妇女,“宋小姐您好,苏先生交代说……”
“我凭什么听他交代,我要回去。”
嘉旭愤愤的说,这简直就是绑架,还有没有王法。
妇女继续说,“苏先生说,您,您和……我们一样,如果想出去的话就要在这里老老实实的,还要……做工。”
“什么?
做工!
?”
嘉旭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妇女继续说,“以后你就叫我刘姨吧,你也不用干什么,大家在一起也好,有什么我能帮上的找我。”
“额!”
嘉旭愤然,但是又不能对人家愤然,一肚子的火。
嘉旭本来发誓要回去,后来发誓肯定不能干活,但是生在劳动者家里让人家刘姨真的把自己那份做了还是心理不舒服,说归说做归做。
而苏家的两个地方不能接近,一个是儿子的房间,一个是苏群的房间,想来也好笑。
当嘉旭徘徊在大厅的时候,迎面一个女人过来,这个人嘉旭认识,就是昨天晚上看到的抱着孩子的女人江敏,“你是?”
面对这个陌生的面孔江敏很是不解,新来的佣人不像,亲戚朋友不可能。
“我?
你叫我嘉旭就好。”
嘉旭也不知道怎么称谓自己。
而出现在江敏眼前的这个女人或者叫姑娘更加合适,用简单的头绳扎起一个可爱的马尾,而且长得极为秀气,皮肤也很好,一时间江敏居然有一种羡慕的感觉。
“我叫江敏,你是在这里?”
江敏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疑惑,“我是说你为什么……”
“我?
我就是那个姓苏的绑架进来的。”
嘉旭恶狠狠的说道,对于苏群嘉旭除了恨之入骨不能再用其他词语来形容了,但是说到底自己终究是个女人,而且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而已,如何和魔鬼抗衡。
“绑架?
你真幽默,我想你一定是苏先生请来的贵客吧?”
江敏甚至看女人首先要看外表和气质这一点。
“你不信,你看我现在手里的拿着什么?
绑架进来当劳工的。”
嘉旭晃动着手里的扫把,恶狠狠地控诉,另一方面也感到惊讶,为什么江敏也会管那个混蛋叫苏先生?
难道不是他的亲戚?
那个?
而江敏更是晕,既然是劳工为什么管称呼苏先生为那个混蛋?
江敏当然清楚事情肯定不简单,但是不好过问,“你不用做,有刘姨她们呢……”江敏的指令还没有下达完毕,感觉到有一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直勾勾的瞪着自己,让自己不寒而栗起来,不仅回过头。
“江敏,谁给你的权利!”
苏群倚在卧室门口看着这里。
嘉旭刚刚要感动的亲江敏一口,随即这种兴致随着苏群的出现而消失。
江敏红着脸,“苏先生,我……”
嘉旭瞪了苏群一眼,冷哼一声,拿着扫把不知道在扫地还是在打苍蝇,刚要准备消失在魔鬼的视野,却听到后面又说,“你站住,我让你走了么?”
“我的腿我喜欢怎么就怎么,再说,我的任务现在就是跟她们一样,不用跟我搞特殊。”
嘉旭哼哼唧唧的说,只要能给自己机会,自己一定会想办法离开这里,尽管现在还没有办法,但至少随遇而安中还是要尽量避免和苏群的接触。
由此想到了佣人的自身定位。
“哼!
好啊,你喜欢干活,那么一到三楼的楼道就有劳了,做完之后外面花园去帮忙,之后再给你安排。”
苏群不能容忍一个小丫头在自己这里耍小把戏。
“可我……”嘉旭本来想找个周旋的办法,没想到自食苦果,现在嘉旭才明白,看来和苏群这个混蛋争辩也是没用的。
“别可是了,你不喜欢的话可以擦洗手间去。”
苏群有一种很明显的优势,这让嘉旭本来竭力压制的怒火不禁中烧起来,“你!
姓苏的,你算什么东西命令我,我又凭什么听你的,我倒要看看我不干活你怎么找我,饿死我?
饿死我你就不怕你弟弟饶不了你。”
嘉旭甚至骂苏群是没有用的,既然他对他弟弟过敏,那么就专捡伤疤揭。
“不自量力,那个野种有什么资格值得我要挟,我稍稍动一下就能弄死他,宋嘉旭你最好记住了,好好地听话,要不然,你的日子不会好过的。”
苏群本想更恶毒更大声的,但是,嘴唇昨天被嘉旭咬的生疼,有点张不开嘴。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看来你小学就没上好……”嘉旭逮着机会就想报复,但是什么叫轻下惹重下,嘉旭这就是,话音未落,苏群大吼,“你是不是想死!
?”
缓慢下楼过程中的江敏吓得心惊胆战,虽然苏群总是冷冷的但是很少对人这样发脾气,也从来没见过有人能这么顶撞苏群。
“你叫什么,就你会叫?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嘉旭看见苏区怒生气心里还是蛮舒服的,但是相对的自己的自尊何尝不是被苏群践踏个遍呢。
“滚!”
苏群似乎不屑于和嘉旭继续这么纠缠下去,转身还不忘骂了一句,“贱人!”
嘉旭也毫不留情,“死变态,怎么不去死。”
“你说谁?”
“谁打岔就说谁喽?”
苏群停住脚步,“你不要太给脸不要脸。”
这是苏群说话最多的一次,居然是吵架,和一个黄毛丫头,如果要不是……哼……
苏群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上孩子哭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两个人的脸上不禁都变了表情,苏群径直上楼,而嘉旭则抿抿嘴唇转向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