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昔厉少《特工娇妻之攻心为上》热门小说_阮昔厉少全集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特工娇妻之攻心为上》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一斛珠蓝”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阮昔厉少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当特工阮昔遇上讨厌女人的厉少,成功激起了阮昔想要做实验的好奇心,当然实验对象无疑是厉爵修“哪里来的女人!给我滚出去!”“想勾引我,你还不够格!”……不过,厉爵修是个超级不好惹的男人,这是后来她才知道的,可她依旧没有半分怕的意思!

小说:特工娇妻之攻心为上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一斛珠蓝

角色:阮昔厉少

经典小说《特工娇妻之攻心为上》是网络作者“一斛珠蓝”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源,就好像看一只蝼蚁,连踩死都觉得浪费了自己的力气,“本来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还想和你谈谈章氏融资的计划,没想到,你会这么不争气。”
章源惊恐站在那,如果他眼里有飞刀,阮昔已经变成个筛子了……

评论专区

星谍世家:笔力还在,故事也挺吸引人,但背景软科幻没有写出未来感。这个是我喜欢的作者,看之后走向吧

红楼蓉大爷:活色生香。

魔幻版主神成长日志:粮草-吧,自建主神流,可惜这类大多进宫了

特工娇妻之攻心为上

《特工娇妻之攻心为上》在线阅读

第3章 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想勾引我,你还不够格!”
————————————————————————————
历爵修说着,眼里的不屑明明白白的显露出来。
阮昔的美眸和他对视两秒,控制住了飙脏话的冲动。
她没忘记自己是什么身份,她现在就是个烟花女,厉爵修看不起她也是应当的。
厉爵修的眼底是沉沉的墨色,回头看了一眼章源,就好像看一只蝼蚁,连踩死都觉得浪费了自己的力气,“本来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还想和你谈谈章氏融资的计划,没想到,你会这么不争气。”
章源惊恐站在那,如果他眼里有飞刀,阮昔已经变成个筛子了。
看来他要恨死自己了……哼,这才仅仅是开始呢,阮昔腹诽着,毕竟这个历少看起来就不好惹,不该惹。
厉爵修仍然在看章源,他每一次会面都是十足的周密,敌人怎么会提前知道,还派这么个小丑一样的女人来探听消息。
章源的无担当更显示了他这个人心底的懦弱,很难想象怎么和这么一个败家子合作下去。
谁都知道他最讨厌女人,章源这么做,无异于甩他耳光!
厉爵修没有命人把他从金色宫殿扔下去,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你滚吧!”
听了历爵修的话,章源的脸色突现恐惧,千请万请也请不到的厉爵修,他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才和他搭上线!
怎么可以功亏一溃!
就因为他放了一个女人进来!
章源的脸上染上了绝望,就算他以后东山在起,厉少也会把他毁得渣都不剩!
没有厉少的资助,他就是一个绝顶的废物!
章源全身颤抖起来,扑上前想扯住历爵修的裤腿,“厉少,再给我一次机会,厉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看在我爸的份上好吗?
我会改过的,我真的会……”
几个黑衣人板着脸,把他隔绝在几步之外,任他怎么拼命嘶喊,也不能靠近历爵修分毫。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改变厉爵修的主意。
阮昔唇边微笑隐没,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做事还挺有范的,当即立断。
如果是她,会更狠一些。
可是厉爵修却把她脸上的表情看成了得意张狂,一想到刚刚她和这个败家子在沙发上鬼混,看向阮昔的眼神更加冰冷,这种擅于利用美色勾引的女人,让他充满了厌恶感,多看一眼都觉得烦憎。
不过,这个女人做的蠢事足够他赏脸说几句话,“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来的目的了。”
阮昔眨眨眼,牙齿有点不听话,近距离对着这张脸,寒气扑面而来,效果有点像冰雪天里洗冰水澡,全身都陷入冰凉。
既然她的美貌没效果,那柔情攻势呢?
阮昔用无辜可怜的样子看着这个霸道嚣张的男人,她知道自己这幅样子对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是最有杀伤力的,就不信他不会动心,哼!
“厉少爷,我哪有什么目的啊,你真是冤枉我了。”
可惜,从头到尾这个厉少的眼里都只有看蝼蚁的蔑视……
阮昔的下巴被一直被用力钳着,耻辱感由然而生……
有洁癖是吗?
女人脏是吗?
真是可惜了,本来只想和他开个玩笑,可是这个男人真的惹火她了,阮昔默默两指并拢,迅疾地插向厉爵修的大腿。
厉爵修以为她想诱惑自己,已经吃过她一次亏的他历爵修迅速动作起来,
可是没等她**去,下一秒,她整个人都被掀翻重重摔在沙发上,还好是沙发,要不然她的骨头要摔断了啊!
该死的!
这个男人!
,的动作比她想象得更快,了,他不会以为阮昔只是一只小绵羊。
烟花女人,勾引已经深入骨髓,谁都可以预料到她接下来要干什么。
阮昔哼痛,头顶传来阴冷的笑意,男人可恶的声音说道,“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无端端的被脏女人摸了一把,就算及时把她掀开,身体的反应却不受控制,厉爵修恼怒于站起来的**。
同时他对着保镖放话,“给我把她扔出去!”
“是!”
一失手成千古恨,阮昔要死不活地挣扎了一下,被人毫不留情地丢了出去。
好彩扔的力道不大,她在地上滚了两圈,只好自己扶着腰爬了起来。
PP好痛!
无奈揉着发痛的尾椎,她的小脸只可以四个字来形容——怒火攻心!
她就从没见过这么不懂风情的男人,以她的姿色,只要勾引人,哪个不是手到擒来!
阮昔死死瞪向闭上的厚厚门扉,按捺不住想冲进去算账,拍挡声音响起,“昔昔,赶紧撤退,你迷昏的女人被发现了。”
看来麻醉针份量不足,才会这么短的时间就醒!
眼角闪过凌厉,莫颜那个女人!
真是该死!
居然在麻醉针上做手脚。
没有犹豫,她足不点地的在走廊上狂奔,前方闹哄的声音传来,仿佛近在咫尺,她连忙禀住呼吸侧立一旁。
呼啦一群人急冲冲跑过去。
她敛神,继续原路返回。
没多久就到了藏衣服的卫生间,把夜行衣换好后,阮昔摸回了进来的那个大厅,此时,大厅里传来人声,里面居然有女人,阮昔咬咬牙,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伸手放出挂勾,“咻”地一声,牢牢挂住了窗边的墙壁她蜘蛛般倒挂在了铁丝绳上,一寸寸往落地窗靠近。
此时,正在闲聊,“听说南妮晕倒在厕所里,是不是真的?”
“据说很诡异呢。”
另一个女人掩嘴轻笑,“不过,指不定是哪个客人瞅着顺眼呢?”
“你是说,接私活?”
“哼,要不然呢,我才不信她编的那套鬼话。”
怪就怪阮昔太省事了,扒了衣服也没给那女人留一身,当时是为了让她不敢出卫生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
阮昔缓缓爬动,不小心碰到吊灯,灯影随之一晃,她心跳瞬间差点静止了。
看到底下的女人愣了一下,像是有点奇怪灯影为什么会晃,一秒两秒过来,阮昔手脚发麻着没敢继续动。

几分钟后,她们终于抽完了烟出去,好不容易顺着铁丝掠下,阮昔松了口气,几步钻到帷幕后面打开了窗子,巨大的风声呼啸而过,新鲜的空气涌进来,瞬间刺激得她浑身一颤,翻身出去,“OK,来接我吧。”
十分钟后,阮昔钻进旁边的小巷换了身衣服,用帽子遮住眼眸,装作漫不经心地走出来。
没走几步,远远看见一行黑衣人从金色宫殿里走出来,那阵势一看就是厉爵修,不光有那几个讨厌的黑衣人,金色宫殿的负责人也一脸谄媚的在旁赔笑,历爵修好像在说什么,迟迟站在原处没动。
真是冤家路窄,本来还想放过这个自大狂,看来老天都在帮她!
她不能辜负老天的心意,不是吗!
厉爵修被围在中间,根本没注意到远处有个娇小玲珑的女人正对着他阴森森地冷笑。
“滋”地一声,加长型的林肯车停在了路口,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厉爵修上车时,膝盖一曲,失控地往下堕落,重重砸在了水泥路上。
现场混乱成一团。
阮昔兴灾乐祸地拍怕扔出小石头的手,喜滋滋跳进了来接她的黑色小车。
暴殄天物的男人,就活该受罚喽,噗嗤一笑,慢条斯理戴上了墨镜。
车子平滑地往前驶去,阮昔唇边的笑意慢慢冷却,“带我回帝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