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珈许萱弈)心底住着未亡人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心底住着未亡人》精彩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心底住着未亡人》,由网络作家“佚名”近期更新完结,主角简珈许萱弈,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速度与激情,张扬又帅气,他是叱咤汽车界风云的无敌车神火星撞地球,一眼定终生,她似飞蛾扑火,为他默默付出自己全部,只想有一天能与他并肩而战可是,她的爱因他而生,她的命却因他而终“翟曜天,我从来都没伤害过任何人,可你却偏偏希望我死……”

小说:心底住着未亡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简珈许萱弈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佚名”的一本新书《心底住着未亡人》。故事精彩片段如下:他是真的气,气翟曜天对他们这些兄弟的不管不顾。  “你要沉痛哀悼思念忏悔,我们都理解,这半年我全揽下了队友们的负能量没有告诉你,外面有人对我们车队抛出橄榄枝,我拒绝;外面有人说些有损我们车队名声的风言风语,我抨击。我为暴风车队做了多少,整个车队的人都是有目共睹!你呢?你做了什么?这半年来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没有一丝生气,没有一丝斗志!”  “我们所有人都在等你振作起来,等你带着我们再创辉煌!可你现在一个散字,就要解散我们整个车队!凭什么?人都死了,你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一切就能回到过去吗?”  张彬越说越气,直接拍桌子对着翟曜天大吼大叫起来。  翟曜天静静听着,坐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糟蹋别人的真心,现在失去了又装作深情的样子,你觉得简珈要还在,她会原谅你?她就会被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感动?”  “你知道去年大雪夜,简珈子在你赛车旁说了什么吗?她说她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可你偏偏却希望她死!现在她如你的愿死了,你却活得像个行尸走肉!你对得起简珈的死吗?你对得起我们所有人吗?!”  张彬越说,声音越大,近乎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嗓子都嘶哑厉害……

评论专区

助灵为乐系统:这世界多几个好人难道不好吗?愿意无偿帮助别人的人怎么就错了?我不会成为圣母,但我也绝对不会嘲讽圣母。

贞观大闲人:这书虽然毒点BUG一堆,但是不带脑子看的话也能看下去(毕竟是走轻松搞笑路线)奈何作者犯文青,把基调都毁了,越看越憋屈不爽,弃了。打一星是因为撕逼撕着好烦

希泊尼战纪:宇宙飞船 战舰 机甲 虫族 异形,主角够强,节奏也有张有弛,不追求科幻严谨的话,干草以上粮草未达,书荒时可以当做粮草爽文来读。PS:作者有女皇收集癖。。。

心底住着未亡人

《心底住着未亡人》在线阅读

第32章

第32章他是真的气,气翟曜天对他们这些兄弟的不管不顾。
  “你要沉痛哀悼思念忏悔,我们都理解,这半年我全揽下了队友们的负能量没有告诉你,外面有人对我们车队抛出橄榄枝,我拒绝;外面有人说些有损我们车队名声的风言风语,我抨击。
我为暴风车队做了多少,整个车队的人都是有目共睹!
你呢?
你做了什么?
这半年来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没有一丝生气,没有一丝斗志!”
  “我们所有人都在等你振作起来,等你带着我们再创辉煌!
可你现在一个散字,就要解散我们整个车队!
凭什么?
人都死了,你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一切就能回到过去吗?”
  张彬越说越气,直接拍桌子对着翟曜天大吼大叫起来。
  翟曜天静静听着,坐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糟蹋别人的真心,现在失去了又装作深情的样子,你觉得简珈要还在,她会原谅你?
她就会被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感动?”
  “你知道去年大雪夜,简珈子在你赛车旁说了什么吗?
她说她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可你偏偏却希望她死!
现在她如你的愿死了,你却活得像个行尸走肉!
你对得起简珈的死吗?
你对得起我们所有人吗?
!”
  张彬越说,声音越大,近乎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嗓子都嘶哑厉害。
  他情绪已经失控,想起什么能刺激到翟曜天,便直言不讳说了出来。
  翟曜天将放在腿上的相册合起来,然后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门边,将门打开。
  “说够了吗?
说够了便走吧。”
  他意已决,不是张彬几句咒骂和教训,就能改变的。
  他的罪孽太深,若不用这种自我毁灭的方式赎罪,他觉得自己进了阴曹地府都找不到简珈。
  张彬知道自己说再多都已经无济于事,他轻笑了两声,将手**裤兜,挺直背脊朝屋外走去。
  门口,他顿了顿脚步,对着翟曜天问道:“犯了一个错,你想方设法去弥补,可却在无形中犯了更大的错,你可想过,这样做,你会伤害更多的人?”
  翟曜天黑如深潭的眸子里有一丝波动,他的手依旧放在门上,手背上的青筋却凸起得厉害。
  “我已经跟死人没什么两样了。”
他哑声道。
  张彬紧拧着眉头,最终抿了抿唇,沉默不语离开。
  他知道,那个女人的离开,已经带走了翟曜天的灵魂。
  曾经他不知道珍惜,现在他想珍惜却没有了机会。
  是老天跟他开了个玩笑,还是他自作孽不可活?
  ……  入夜。
  翟曜天一如既往去了程彧的宅子里。
  他理了理衣裳上的皱褶,然后进了书房,将简珈的骨灰盒小心翼翼抱了下来。
  抱着骨灰盒,翟曜天坐在地上,抬起大掌来来回回摩挲着青花瓷壁身。
  “珈珈,这都过去大半年了,程彧那小子都不回来……要不是我每天过来看你,这儿肯定都生灰了……”  翟曜天喃喃自语着,将那骨灰盒当成了活生生的简珈。
  “我想带你回家,可是又不敢啊……怕你触景生情,毕竟在那个家中,我从未给你好脸色,能留给你的,都是悲伤,亦或者是比悲伤更悲伤的过往……”  翟曜天抱着骨灰盒,神情近乎悲痛欲绝。
  每天,他都要跟简珈说好多好多的话。
  每次,声似泣血,心脏也被自己说的话一刀刀凌迟。
  现在他说的话有多深情,就能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有多薄情。
  “珈珈,你的肾一颗在我这里,一颗用特殊技术保存在了医院,我想给你,但又不知道该怎么给你……”翟曜天轻声说着,眼底泛起了一丝薄雾。
  他就这样蜷缩在地上,抱着骨灰盒,直接坐到了天亮……  这一切,都被国外的程彧看得清清楚楚——  程彧早在离开之前,就在家中布置了监控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