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先生,你来时春光正好!》陆皖泽苒雯墨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陆皖泽苒雯墨全文在线阅读

陆皖泽苒雯墨是现代言情《陆先生,你来时春光正好!》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无人机大佬×又美又飒古琴小姐姐
1新一代无人机机型发布会后,记者提问环节完相关专业问题后,依旧不舍得放陆皖泽离场,圈里众所周知的-大佬不仅专业能力强、长的帅、家里巨有钱在磨蹭还提问啥的时候,却见大佬看了低头看了三次手表,一个记者八卦的问道,“陆先生这是有怕女朋友等急了吗?”已经做好了没有答案的准备,大佬却点了头,起身,“抱歉,夫人在外面等很久了,相关问题具体可以采访技术人员”
2苒雯墨古琴出圈后,网友底下最多评论是关心姐姐婚姻状态,苒雯墨大大方方晒照,毫不回避,“已婚,我和先生很幸福!”
3婚后,苒雯墨问了一个很多人都问过陆皖泽的问题,“你认为无人机的好处有哪些啊?”本想着和以往采访时的相同答案,却意外的听到,“造福人类、帮我追到了你、向你表白和求婚”

小说:陆先生,你来时春光正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Pianline

角色:陆皖泽苒雯墨

小说《陆先生,你来时春光正好!》是由“Pianline”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餐厅位置在老巷子里,外人眼里苒雯墨乖巧、温婉、大方,但她开车猛也是真的,所以四十多分钟就到了,方淼淼不止一次吐槽过大家被她的外表欺骗了。饭馆是她俩都挺熟悉的,车开不进去,苒雯墨停在了路边。进来时方淼淼在栏杆旁边喂鱼,天刚刚黑,方淼淼一整个人都影住了,苒雯墨没看到她,方淼淼让她拉她一把苒雯墨才注意到她,她刚站得有点麻,苒雯墨没急,让她缓了一会儿。方淼淼闲不住,好久没看到她穿运动衣了,“怎么穿这身儿出来?”“咋了,不好看吗?”“那倒没有,你个衣架子估计套个麻袋都好看,”“我真谢谢你哦,我没事儿套麻袋…”“这不是夸你呢吗,”“下午去敬老院了,带了好些东西,穿这方便点儿,”“好吧,我们美人不光人美,心还善,”两人进来吃饭,方淼淼就点了一份草莓汁儿,让苒雯墨自己点菜,她俩没啥客气的,苒雯墨按平时口味挑了几样,菜上得快,方淼淼问她下周有没有空,“你又想干啥?”“提前说明:不去喝酒,不去采风,”苒雯墨是真被采风给整崩溃了,苒雯墨皮肤招虫子。山上白天还好,夜里一直待在帐篷里还好,但又经不住看星星的诱惑,在外面坐一会就会被小虫子咬,每次去,药膏带得再足,裹得再严实,不可避免的还是“伤痕累累,”所以现在干脆她就不上山,从源头上掐断可能性……

评论专区

天生郭奉孝:聪明的懒人,为懒而聪明

好莱坞故事:人家好歹100多万开始TJ你20W就TJ了??? 这么不坚挺啊

逆天吴应熊:这个作者一直对射兔狂魔有着深深的怨念

陆先生,你来时春光正好!

《陆先生,你来时春光正好!》精彩片段

第4章 演唱会

餐厅位置在老巷子里,

外人眼里苒雯墨乖巧、温婉、大方,但她开车猛也是真的,所以四十多分钟就到了,方淼淼不止一次吐槽过大家被她的外表欺骗了。

饭馆是她俩都挺熟悉的,车开不进去,苒雯墨停在了路边。

进来时方淼淼在栏杆旁边喂鱼,

天刚刚黑,方淼淼一整个人都影住了,苒雯墨没看到她,

方淼淼让她拉她一把苒雯墨才注意到她,她刚站得有点麻,

苒雯墨没急,让她缓了一会儿。

方淼淼闲不住,好久没看到她穿运动衣了,

“怎么穿这身儿出来?”

“咋了,不好看吗?”

“那倒没有,你个衣架子估计套个麻袋都好看,”

“我真谢谢你哦,我没事儿套麻袋…”

“这不是夸你呢吗,”

“下午去敬老院了,带了好些东西,穿这方便点儿,”

“好吧,我们美人不光人美,心还善,”

两人进来吃饭,方淼淼就点了一份草莓汁儿,让苒雯墨自己点菜,

她俩没啥客气的,苒雯墨按平时口味挑了几样,菜上得快,

方淼淼问她下周有没有空,

“你又想干啥?”

“提前说明:不去喝酒,不去采风,”

苒雯墨是真被采风给整崩溃了,苒雯墨皮肤招虫子。

山上白天还好,夜里一直待在帐篷里还好,但又经不住看星星的诱惑,在外面坐一会就会被小虫子咬,

每次去,药膏带得再足,裹得再严实,

不可避免的还是“伤痕累累,”

所以现在干脆她就不上山,从源头上掐断可能性。

“你姐妹是这样的人吗?”

“我看着像,”

“我好歹也是21世纪少女,咱就是说,我有现代爱好好吧,”

“所以让我陪你去泡吧?”

“苒雯墨!”

眼见她越猜越离谱,方淼淼忍不了了。

“你能不能往好方面猜?”

苒雯墨这次不反驳了,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眼神儿还是在说,你觉得可能吗?

“奇怪了,不是泡吧,也不是采风,那是干啥?”

“你陪我一起去听演唱会,”

这下苒雯墨不理解了,“你上次才说再也不听演唱会了,说吵的像蚊子嗡嗡叫,”

“我什么时候说了,”

又补了一句,“人是会变的,”

“行,你有理,我不问就是了,”

苒雯墨大致猜到了可能是因为演唱会的人,

知道她闺蜜死傲娇,没明说,

“所以你到底去不去吗?”

苒雯墨腹黑再次光临,不点明可不代表她乖,

“我要去会不会不方便啊?”一句话拖得老长,

方淼淼急了,

“我又不是去看霍哲的,我就是正经去看演唱会的,”

“嗯,我懂,”

“你是去听演唱会的,”

“我也没说你是去看霍哲的,”

方淼淼说完了,才发现被套出话来,

“你好烦啊,”

苒雯墨心情更好了,没再卖关子,说和她一起,

“那你看你能不能送佛送到西,我还没买票,”方淼淼从对面坐过来了,

在摇她袖子,

苒雯墨笑了,笑这姑娘在别的方面精的跟啥一样,

怎么智商偏偏在霍哲上面使不出来半分。

她还用买票,开玩笑!自己家就是做影视行业的,演唱会的票她要真想要估计都不用分分钟,就有人送上来了,

无非就是不好意思,想着霍哲知道了,她自己就跟上赶着一样。

一句话,就是傲娇!

苒雯墨都不想说,你让我买,我无非是找霍哲拿,或找你妈妈要,谁问一句霍哲都知道。

“行,我买,”

“坐过去吃饭吧,”

“我姐妹就是好!!!嘻嘻嘻,嘻嘻,”

“坐过去。吃你的饭吧,”

现在事儿基本上办成了,方淼淼干啥都是开心的,乐乐呵呵的坐对面去了,

嘴角就没合拢过。

苒雯墨想起来刚才碰见陆皖泽那事儿,怪不得开始觉得眼熟,

跟她提了一嘴,

方淼淼彻底来精神了,甚至比刚才更甚,直接再次坐过来了,让她讲始末。

“没有啥别的细节,我俩总共待一起的时间没超过五分钟,而且旁边还有院长,能有啥细节,”

“女人,五分钟诶,还不够吗?”

“一见钟情只需要那一个眼神儿好吧,按这样算五分钟都够完成全部了!!!”

“五分钟,也就是300秒,这直接跳到结婚了,再快一点儿孩子都有了!”

“况且,陆皖泽那么帅,他们都快给他夸出一朵花来了,你一点儿也不亏好吧,”

“我天,墨墨,这么快的吗?”

“我天啊!!”

不怪方淼淼这么激动,刚才在敬老院没表现出来,苒雯墨也觉得挺巧的,怪不得帮她拿水时就觉得好像见过。

她这才刚回国,圈子里的人认的真不算多,但陆皖泽的名号确实不允许,她去的几场酒会,就没有一场不提他的,不管人来没来,

确实没夸张,光是陆家这个名号就可以,自己又不像其他二代那么废,不光不废,优秀到让所有人闭嘴。

自家做金融和地产,他自己独辟蹊径,大学毕业之前就自己创立鸣翼科技公司,不论借不借父辈东风,但成绩确实做出来了,在国内无人机行业中始终强势,越做越大。

加上又单身。无论是从能力、颜值还是家族财力上来讲,绝对是父母眼中的满分女婿。

但她确实没方淼淼想的这么多,

“方淼淼!你给我打住你满脑子的黄色废料,你咋不五分钟上天呢?”

“这么快的车,也不是不可以!”方淼淼越说越兴奋,直接停不下来。

苒雯墨懒得理她,滑蛋饭都比旁边的人有吸引力。

方淼淼得不到回应哪能行,

“短短两天内,这么大的京城,遇见了三次都,这月老简直是把红绳往你手上递啊,”

“准确的来讲应该是两次,”

“那哪能啊?你怎么知道楼下他没看到你呢?你不要否认自己的魅力,你在人群中多打眼啊,他必须得看到啊,”

“我接受你的夸奖,姑且他也看到我了,你也分析完了,你能让我好好吃会儿饭吗?”

“怎么就分析完了呢,我还没说到重点,”

“不影响,你吃,我讲,”

方淼淼简直是无缝衔接第一名。

“这么好的缘分,我们必须得抓住啊,要不我都替你对不起月老的好意,”

“嗯,咱绝对不能辜负月老的好意,”方淼淼说完自己补充自己,以示强调。

苒雯墨被她念叨的不行,再次觉得在饭桌上和方淼淼提男人绝对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好,好,好,你说得都对行了吧,”

“我也吃好了,咱们就走吧,”

“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苒雯墨以为她在说吃完走的事,

“那行,姐妹看好你,”

“好样的!我就不相信还有什么男人是我姐妹拿不下来的,”

“什么男人?”

苒雯墨估计她是真的理解跑偏了,都上车了,还说的起劲儿的很,

不是很想跟不同频道的人交流,

“回你公寓还是去我那儿,”

“啊?”

方淼淼还在“操心”这事儿,没反应过来,

“去我妈那里吧,”纠结了一下子,

轮到苒雯墨震惊了,“怎么想着回家了,不是抱怨你爸妈管你多吗?还能睡成懒觉了吗?”

方淼淼耷拉着小脸儿,没有刚才那么开心了,

“他们说再不回来断掉我的卡,”

“该,谁让你惹干爸干妈生气,”

“哪有,我就是…就是…,”

“嗯,?就是啥?”苒雯墨是真心腹黑,不参水的那种,

“也就是两个小半月没回家了,”

“好吧,我承认这事儿我确实做的有点点不好,我这不就回去了吗?”

“嗯,确实是,也就是两个小半月不回家,在一个城市,不到两个小时车程而已!,”苒雯墨再次抓住重点。

“真羡慕你,你看看你爸妈多么善解人意,”

“你可长些心吧,我可没像你,我一周都比你两个月回家次数多,”

“再说,我爸妈不也是你干爸干妈吗?”

“好像是哦,”

方淼淼安静了点儿,不知道在想啥,

给方淼淼送到家,别墅里没别人,就张嫂,估计是出去应酬没回家,

苒雯墨刚才说不在这儿住,方淼淼也没让她多待,等下太晚她一个人回去也不是太安全,

但送她出来的时候,依旧不忘补充陆皖泽那事儿,

“姐妹看好你,把握住哦!”

那口气那手势,活脱脱小媒人,苒雯墨直接没脾气。

等红灯时,也不知道刚才是方淼淼念叨太久了还是,苒雯墨想到今天碰到的男人,

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帅,

苒雯墨从小和方淼淼一起玩,方淼淼她妈又是做影视的,帅哥和美女是真的不少看,

又爱看秀,审美要求确实被养叼了,

但有一说一,男人的脸确实是给苒雯墨留下挺深刻的印象,深邃的冷那种,但是请你帮忙时又是那种恰到好处的礼貌,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今天也是,温文尔雅的,礼貌而又疏离,跟个男狐狸似的,让人捉摸不透,却又勾人。

别看方淼淼嘴上说得一溜一溜的,她和苒雯墨都一样,母胎单身至今,

方淼淼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霍哲,但自己还没搞清,又一直保持着小傲娇,关键是两人还都挺能忍,就一直没人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苒雯墨也不是说什么故作高冷,假清高,

说出来估计没人会信,就是那句“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类型的,”

关键是她还真是!

高中出国了,情窦初开的年纪被学业忙的团团转,所有的东西都需要适应,大学的时候,闲下来一点点,

异国他乡,身边人一个接一个脱单,但她是真没啥,觉得真没必要,总不可能看着别人都谈恋爱,自己也找一个不喜欢的跟风吧,

她做不来。

开放的国度,热情的追求,她愣是没有想过谈恋爱这事儿,

干脆就忙学业,国际金融闲下来时间,她又去选修了心理学,别人是忙着生活,她是忙着学习,

然后这下回国没给自己有什么安排,家里人向来尊重她的决定,让她自己喜欢便好,没人催她,

她就真的慢下来,体验还不错,

这个男人就出现了,不得不说,一切好像都是水到渠成,看起来就像“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苒雯墨感觉这种体验很奇妙,以前没有过,但她不傻,没吃过猪肉,她见过猪跑,又修了心理学,

再说挺正常的,她又不是有啥身理疾病,她也从没说过自己不喜欢男人,对一个帅男人没感觉才有问题吧,

刚才就算方淼淼没念叨,好吧,她承认她也想过,

但一见钟情确实有点奇妙,以前书本上读来觉得有点儿假,一笑而过,现在发生在她自己身上又有点儿理解了,

“一见钟情基于见色起意”大概率是正确的,陆皖泽确实长了一张令人起意的脸!

停车时苒雯墨才想到一个很关键的点,这么优秀的男人,不会已经有女朋友了吧,她是想干就干的性子也是真的,但个性、家教从任何方面来讲她都不可能做三儿,

有些烦躁。

方淼淼从没往这方面想过,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事儿,

以为苒雯墨待在家里创作呢,也没喊她出来。

演唱会前一天,

方淼淼还是忍不住,约她出来逛街,买明天看演唱会的穿衣服。苒雯墨经不住她盘问,也没觉得有啥丢人的,就说了自己的纠结,估计陆皖泽已经有对象了,

方淼淼觉得可以让她妈妈下次碰到陆皖泽他妈问一下,苒雯墨多少有点儿尴尬,

“这一问不就等于都知道了吗?就算陆皖泽没女朋友,但万一陆皖泽不喜欢我咋办?”

“怎么可能,只要他不瞎,绝对会喜欢你的,”

方淼淼肯定的语气,确实让苒雯墨笑出声,

转念一想,还没开始,就患得患失,这也太卑微了吧,恋爱从来都不是把谁放的更低换来的,她这么优秀,不成是他陆皖泽的损失,没眼光!

“对,缘分来了我抓住就行,别的去他的吧,不管了,就随缘吧!”

苒雯墨的心理自我分析和诊断确实转换挺快,两人直接去楼上血拼,

包包、鞋,以及新款衣服收获颇丰,苒雯墨的性子本来也不会为这种虚无缥缈的事儿太怎样,

又买了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两人都挺开心的,吃完饭,是苒家司机过来的,方淼淼跟她爸妈待了这么几天,出来时就跟他们说,这两天和墨墨一起,就不回来了,

墨墨这孩子,他俩一百个放心,他们也乐着见。

方淼淼没回公寓,想着明天演唱会方便,直接和苒雯墨去她那里了。

苒雯墨作息一般都挺规律,早上锻炼完之后,看方淼淼没有醒的迹象,

演唱会是下午的,她也就随她了。

留有纸条,自己开车去取了古琴。

古琴还是妈妈拿过去保养的,前几天就打电话说可以拿回来了,那几天苒雯墨懒得出门,就拖到了今天。

回来还早,苒雯墨就弹琴去了,

沉浸在某件事儿里面,时间过得很快。方淼淼鼓掌她才发现她进来了,

“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刚醒,我上来喊你吃午饭,阿姨做好了,顺便听了一场免费的音乐会,”

“可不可以请这位小姐给我一张签名,并有请这位小姐发表一下获奖感言,”

“起开,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听得还少?下去吃饭,”

“嘻嘻,谁让我姐妹这么优秀呢,羡慕死他们,”

两人的胃口从来都不大,没有吃多久,方淼淼倒是不困了,坐着荡秋千追综艺,苒雯墨给她说了一下就去睡觉了,

“出发时叫我就行,”

“OK,”

方淼淼完全理解。

……

方淼淼在霍哲演唱会方面时间点卡的确实准,苒雯墨今天午睡比较深,平时可以忽略不计的起床气尤为重,

她确实可以理解女为悦己者容,

但不爽也是真的,有点羡慕方淼淼的,她还有霍哲,陆皖泽和她之间八竿子估计都打不着。

奥体中心不算太远,但抵不住霍哲的名气,她俩堵在路上一个多小时。

方淼淼没找霍哲助理,她俩自己走VIP通道进的场。

离开场还有一会儿,苒雯墨实在顶不住粉丝热情的讨论,打算和方淼淼去贵宾休息室坐一会儿,

两人穿的是高跟鞋,副厅在里面,

大厅里不算太吵,她俩就着角落里坐下了。

苒雯墨就快睡着的那一刻,

大厅里一阵脚步声,别说睡,她看手机都静不下来,她真的不爽极了,这都是什么事儿,

抬头时,真的是一群人,步子很急,都提着箱子,

走在最前面的人却再熟悉不过了,不是别人,就是陆皖泽,

还没等苒雯墨想明白他来干什么,才发现旁边的人不知道哪去了。

但假如错过开场,那小祖宗得炸毛,打算起身打个电话,人还没起身,方淼淼回来了,简直不能再巧,

“你哪去…”

了还没说出来,看着方淼淼花掉的口红,脸上还有浮红,

她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搞半天是她多虑了,人家俩小情侣的情趣,她个单身狗在这操心着,简直是自取其辱!

“口红记得补一下,”

方淼淼先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了,翻口红时在那嘀咕,

“他真的好烦,刚都说让他注意点了,我化了这么久!”

苒雯墨简直没眼看。

想到刚才,“刚看到一群人急匆匆地进来,出什么事儿了吗?”

“是吗?我刚听霍哲助理说好像是组方无人机拍摄设备有一点儿问题,”

苒雯墨大致晓得了,

“怎么了?”

方淼淼没听到她的回音,以为有事儿,又问了一遍,

“怎么了?”

“没有,就是刚鸣翼的人来了,估计是他们接手吧,”

“你怎么知道是鸣翼?”

苒雯墨这下没回答她,

方淼淼突然就拐过来弯了,“不是吧,你又看到陆皖泽了!”

这次是肯定的语气,

苒雯墨没否认。

正好也到开场时间了,两人就进场了。

苒雯墨不是忍受不了吵,但向来喜静,心里面又装着事儿。自己的任务大致也算完成了,

方淼淼知道她的性子,不会太强求。

苒雯墨跟她说了一声,中途出来了。

司机还没到,苒雯墨在出口的位置等着。

这个点儿没什么人,她一个人在那儿站着还挺显眼的,

陆皖泽这边儿,刚才出来的急,就是李赣开的车,现在还在里面进行最后收尾、协调,现在他得自己开车先回公司,公司还有事情等着他处理,

陆皖泽以前不会揽这种事儿,他避都避不及,

但现在选择停车降窗,

“苒小姐,在等车吗?需要送你一程吗?”

苒雯墨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车子还是昨天那辆,刚念叨的主角问她需不需要捎带一程。

“嗯,司机说有点堵可能还得等一会儿,”

苒雯墨特意想了几秒,可以说是故意的,在有些事情上,她得提前弄清楚男人的诚意,

否则不是天真,可能是缺心眼儿!

“但是会不会特别麻烦你,我再等一会儿吧,”

这句话是立马就补上来的,说句老实话苒雯墨都觉得自己的话语有些作。

苒雯墨最大的感受就是原来恋爱心理学真的可以用上!这茶式发言,她自己都服了,

“不麻烦,是陆某的荣幸,”

幸好回答还算能接受,她确实不想在这个风口站着等未知时间到的司机,再说眼前邀请她的人,她还挺有好感的,

眼前的机会不自己把握住,天上又不可能天天自己掉馅饼儿!

从哪方面来讲,她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一次婉拒叫礼貌,再拘着就有点儿不识好歹了,

“那麻烦你了,”

但世纪难题她又遇见了,面对陌生男性,坐后面吧,人家好心载你,你给人当成司机;坐副驾吧,也不知道人家有没有对象,会不会介意。

苒雯墨想了一下,到底还是上了副驾,要是有女朋友,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车子启动,苒雯墨说完地点后第一句话是,“陆先生女朋友不介意陌生人坐副驾吧?”

“不会,”

陆皖泽没想到这层。

苒雯墨没完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在想说点什么,

气氛有点尴尬,

过了一会儿,陆皖泽好像想到了什么,“不会,我的意思是没有女朋友,所以谈不上介意,”

“哦,”

“那挺好,”

公交喇叭鸣笛。

“嗯?你刚说什么,”

“没什么,”

苒雯墨的嘴角几乎上扬的压不住,

没有女朋友对她来讲绝对是最好的消息,

忍不住疯狂给方淼淼发消息,激动的心情直接溢于言表,就是在说她的激动,也不在意方淼淼没回。

自然也没注意到男人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