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凡女儿)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全文阅读_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张凡女儿是作者“饿了就吃饭”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张凡说完,快步冲上前去 他看了一眼苏强民头顶那漩涡,苏强民的魂魄已经快完全被吸离身体了 没时间了! 砰! 他蕴含灵力………

小说: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饿了就吃饭

角色:张凡女儿

《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作者为饿了就吃饭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张凡穆春桃,讲述了:…春光幼儿园,大雨,众目睽睽。你女儿已经被开除了,还死皮赖脸干什么!班主任李老师不耐烦的把张凡推出办公室。其他老师也玩味看着他。爸爸,我疼。在办公室外面罚站的萌萌看到张凡,呜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评论专区

逍遥渔夫:文思枯竭,狗血尽染。剧情基本发展就是各路狗血剧情在你来我往,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你不期待他发财,你也不能他掌权,连乡土趣味也没有了。这书,不知道该能看什么了。醛石这算啃老底吧。。。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似曾相识,剧情全是老一套,就无脑引仇恨打脸,唯一区别就是主角不是废柴。

灵吸怪备忘录:好书,邪恶系主角刻画得入骨三分。极其鲜明地描写出了夺心魔奇特的社会结构,以及非人角色基于利益的冰冷选择。

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

《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精彩片段

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第1章  蛮横欺辱

《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都市神医女儿被开除我买下幼儿园》作者为饿了就吃饭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张凡穆春桃,讲述了:…春光幼儿园,大雨,众目睽睽。
你女儿已经被开除了,还死皮赖脸干什么!
班主任李老师不耐烦的把张凡推出办公室。
其他老师也玩味看着他。
爸爸,我疼。
在办公室外面罚站的萌萌看到张凡,呜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小姑娘头发凌乱,眼圈红肿,脸上更是有一个班主任打出来的血红巴掌印,张凡看得心都在颤抖。
萌萌才四岁啊,那么乖,那么可爱,那么温顺,他这个当爸爸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可班主任那个畜生下了这种毒手不说,还蛮横无理的把萌萌开除了。
就因为萌萌被欺负的时候还了手!
就因为被萌萌打了一巴掌的那个小畜生是园长的儿子!
土农民就是土农民,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连园长的公子都敢打!
班主任李老师嗤笑一声,欺负你女儿怎么了?
能被小公子动手动脚是你女儿的荣幸!
任由小公子施为说不定还能得一场荣华富贵!
这道理都不懂,赶紧滚,赶紧滚!
得罪了园长,江城但凡有点名气的幼儿园都不会收你女儿了,想上学就只有去跟那些没前途的底层孩子上社区幼儿园,长大后就去搬砖,卖身,捡垃圾。
另一个女老师也冷嘲热讽。
张凡紧紧攥起拳头,但最终又无力松开。
春光幼儿园是市区内排名前三的幼儿园,园长更是响当当的大人物,手眼通天,他心头虽然愤怒到想要砸了这幼儿园,可理智终究告诉他要忍耐。
平头百姓遇上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就只能伏低做小,忍气吞声,不然后果承受不起。
爸爸,我要上学,我要上学,我不要去社区幼儿园,我不要变成赵老师说的那种模样萌萌小小的手无助拽着他的裤子,眼泪汪汪,显然被那个老师描绘的黑暗未来吓得不轻。
张凡鼻子一酸,蹲下去抱了抱萌萌。
他不信,不信离开春光幼儿园就只能去社区幼儿园了!
为了女儿,他决定放下尊严去求人。
拿出手机,他先给家大业大的丈母娘打了电话。
喂?
电话那头响起丈母娘冷冰冰的声音。
张凡鼓起勇气:妈,萌萌被开除了,您能不能帮萌萌联系一下新的管我什么事儿?
管我什么事儿?
你花言巧语骗得我女儿跟你私奔时的能耐呢?
告诉你,你跟你那个杂种这辈子都别想让我帮衬半分!
嘟嘟嘟听着电话挂断的声音,张凡浑身颤抖。
他知道丈母娘看不起他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农民大学生,很反对他跟老婆的婚事,本来想着过去这么久了,萌萌也这么大了,丈母娘该认可他了,可没想到,强势了一辈子唯独在他这里吃了瘪的丈母娘,到现在都还对他拐跑她女儿的事儿耿耿于怀,记恨在心。
张凡抹了眼角一把,倔强的继续打电话。
可人情冷漠,所有他认为的朋友在听到他求自己办事儿时都匆匆挂了电话,有的更是直接给他拉黑掉了。
没有人肯伸出援手。
张凡咬牙,眼圈越来越红。
萌萌上不了好的幼儿园就代表着接受不到高水平的教育,输在起跑线上。
为人父母,谁不望子成龙?
可现在滴滴滴。
手机有来电,是他老婆穆春桃打来的。
阿凡,老师把你叫到学校去是做什么?
没事儿吧?
听着妻子虚弱中透着一股子担忧的声音,张凡差点没撑住,泪水一度在眼眶里打转。
他强颜欢笑,骗妻子道:没事儿,萌萌被表扬了呢,春桃你安心养身子,晚上回来我给你做好吃的。
妻子生萌萌时落下了病根,加上这两年为了家庭日夜操劳,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三天两头的住院,此时就是在医院打来的电话。
张凡怎么忍心让她担心?
作为男人,天大的困难痛苦也必须扛。
强撑着跟妻子聊了两句,挂断电话后,他有些天旋地转的扶住墙,闭上眼仔细思索着还有没有其他出路。
张凡?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睁开眼。
抬头看去,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和一个年轻贵妇正往这边走来,开口叫他的正是那个年轻贵妇。
陈静?
张凡脸色微沉。
这是他大学时期的女友,只不过因为他买不起古驰的包包她选择跟他分手。
张凡,你这乡巴佬到春光幼儿园这种贵族学校来干什么?
不怕弄脏了地板挨骂?
陈静语气轻蔑。
妈妈,就是她打我!
突然又跑过来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拉着陈静的手,指着萌萌恶人先告状:我明明只是想跟她玩游戏,她却打给了我一巴掌!
你,你胡说,明明,明明是你欺负我,我才打你的!
萌萌急道。
你再说一遍?
小男孩满脸戾气。
萌萌被吓得躲到张凡身后,表情委屈,漂亮的眼睛里蓄满泪水。
小男孩见状一阵得意洋洋,冲萌萌肆无忌惮的扮鬼脸。
陈静面露不善:张凡,我说是谁敢打我儿子呢,原来是你女儿?
张凡攥拳:明明是你儿子欺负我女儿老公,他就是我说的那个脚踏两只船,伤透我心的负心汉张凡。
陈静却没理他,扭头看向旁边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园长!
一直稳坐在办公室的李老师这时候也跑了出来,对中年男人谄媚笑道:园长,我已经把打您儿子的凶手开除了,您就放心吧,我做事一向公平公正!
中年男人淡淡嗯了一声,威严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张凡几圈。
张凡看了看李老师对他的讨好,又看了看他不为所动的样子,觉得一个园长,那么大的人物怎么的也不至于跟他一个平头百姓置气,肯定是李老师自作主张开除了萌萌,然后故意编瞎话说园长穷凶极恶,来恐吓他们父女俩。
这么想着,加上也没别的办法了,为了萌萌的未来,张凡决定豁出去赌上一赌,努力解释道:园长,我保证,我绝对没有伤害过你老婆,萌萌打了您儿子也是出于无奈,是正当防卫没等园长说话,李老师开口了。
要不要脸?
要不要脸?
为了把你女儿留在我们春光,都开始玩颠倒是非的手段了是吧?
说着,她一边撵狗似的赶张凡,一边嫌弃的用手捂住鼻子,好像张凡身上在散发什么臭味般。
被她推搡着的张凡,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他忍着难堪,看着一脸淡漠的园长。
萌萌能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现在就看园长的意思了,哪怕他知道希望渺茫,却也不想放弃,想要努力争取一下。
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园长,我不是死皮赖脸想把萌萌留在春光,我想的是,萌萌本来就是无辜的,被开除后也算被报复了,如此,您能不能高抬贵手,让萌萌能到其他幼儿园就读?
萌萌不能去社区幼儿园啊,您也为人父母,肯定知道那对一个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吧?
求您了,放我们一马吧。
放你们一马?
为什么要放你们一马?
一旁的陈静语气生冷,你女儿打了我儿子,地上的癞蛤蟆也敢冒犯天上的白天鹅,光是开除怎么够?
必须要毁了你女儿!
就是,土农民就该一辈子当土农民,还想翻身?
李老师也在一旁冷嘲热讽。
张凡忍着性子,僵硬赔笑:园长,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好不好?
今天过后我肯定上门道谢,以后不管您要我做什么,哪怕当牛做马我都答应您张凡真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卑微到尘埃里去了,可为了萌萌的前途,已经想不出别的办法的他只能舍弃颜面,丢掉公道,去求园长能网开一面。
还死缠烂打是吧?
陈静皱眉抄手:大山里出来的农民就是讨人嫌!
滚啊!
李老师用力推张凡。
张凡被她推得踉踉跄跄,下唇已经咬出血来了。
他选择忍气吞声。
只要能求得园长放过他们父女,不背后使绊子,他就是丢尽尊严,受尽折辱又如何?
为子女付出一切乃至生命,这是天底下所有父母都能做出的牺牲。
想要我放过你们,也不是不行。
张凡期盼的注视下,一直没说话的园长终于开口了。
陈静与李老师有些不解的看向他。
张凡则心头生出希望,激动问道:什么?
园长,只要您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满足您。
园长指着张凡似笑非笑:很简单,你过来让我抽一巴掌,这事儿就算完了。
陈静与李老师玩味笑起来。
刚好下课了,更多的老师看了过来,同楼层的学生也都跑出教室,团团围观。
张凡怒血上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出门在外一个人的所有尊严都在脸面上,当着这么多人,他要是被园长抽脸,他还怎么做人?
张凡牙关紧咬,愤怒不已。
但片刻后他又冷静下来。
事到如今,他无路可退,不如就赌一把!
丢人就丢人吧,只要能保住女儿的未来,只要能让女儿能接受高水平的教育!
他把脸凑到园长面前。
啪!
园长抡圆了巴掌,一下过来把张凡抽得眼冒金星,鼻血都流出来了。
哈哈哈!
刺耳的哄笑声四面八方汹涌过来,有男人的,有女人的,还有小孩子的。
不止身后围观的学生,同一楼层其他教室,跟多的学生也都扒在了窗户上看热闹,笑得手舞足蹈。
那些衣冠楚楚的老师也毫不掩饰自己对张凡的鄙夷,指指点点。
李老师更在招呼着众人,让他们凑近点看。
张凡浑身都在颤抖。
嗯,不错,有诚意。
园长戏谑的点点头。
张凡捂着脸,园长记得说话算话。
说话肯定算话啊。
园长又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玩味道:来,再把它舔干净,我就真的放你们父女一马。
周围人的哄笑声更大了。
轰!
张凡脑袋炸得一片空白,全身血液在这一瞬间都僵住了。
他被所有人耻笑,所有人轻视,甚至他还看到有人拿出手机在录像他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园长却说话不算话,还要他舔地上的痰!
欺人太甚!
张凡已经明白,这园长根本就没有想要放过他们,只是想要折辱于他,他的忍气吞声,厚颜恳求,换来的也只是更大的欺辱!
一直压抑在他心底深处的愤怒再也不能控制!
张凡赤红着眼,猛地推了园长一把。
园长哎哟一声摔倒在地上。
陈静,李老师还有其他人没想到张凡还敢反抗,惊呼着乱作一团。
叫人,叫人!
园长在地上挣扎叫喊,愤怒让他声音变得像太监般,很尖锐,把保安都给我叫过来打他,往死里打!
很快,几个虎背熊腰的保安就杀了过来,一句话没有直接一拥而上。
张凡拼命反抗。
可终究被打倒在地。
棍棒还在落下,人声还在叫骂,张凡的手臂已经痛得失去了知觉,脑袋也晕晕乎乎,眼睛更是被鲜血模糊,只能凭借着本能的意识,将惊慌哭泣的萌萌护在怀里。
就你这种穷屌丝,也他妈敢动老子!
园长终于从地上爬起来,神情发狠。
李老师趁机踹了张凡一脚,还往张凡脸上吐了一口唾沫,想要讨好于园长。
几个虎背熊腰的保安下手更卖力了些,沉重棍棒不断落在张凡身上。
打得好,打得妙,打得你们哇哇叫!
陈静的儿子也嬉皮笑脸,看着已经被打得头破血流,有气无力的张凡,一阵拍手称快。
陈静冷着俏脸,任由儿子践踏张凡。
场中,萌萌哭得嗓子都哑了,想要帮张凡承受鞭笞,却被张凡下意识的死死护着。
许久许久。
张凡和萌萌都昏迷了过去。
把他们给我拖到后巷,丢到垃圾堆里去!
园长大手一挥,跟保安们说道:这走廊上的血迹叫清洁工过来清洗,另外赶紧给我兄弟赵警长报备,就说有人袭击幼儿园,被我们赶走,剩下的事儿就不用你们操心了,我兄弟知道怎么处理轰隆隆阴风怒号,电闪雷鸣。
雨下得更大了。
天空被一股无形巨力撕开了一道口子,其中有着人间无法承受的莫大威势。
可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见。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雨势却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愈演愈烈。
不知过了过久。
一道光芒突然从那口子中冲出来,悬停半秒,便目的性很明确的冲向在后巷垃圾堆中的张凡,直接融入了他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