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罗笙南风_(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全章节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罗笙南风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爱吃辣木果冻的泰罗”,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重生前,罗笙怼天怼地,潇洒快意哪知一时眼瞎错爱渣男,死在渣男的车轮之下
重生后,罗笙发誓一定要珍爱生命,远离渣男!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谁知道隔壁的学霸小哥,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小说: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爱吃辣木果冻的泰罗

角色:罗笙南风

小说《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是由网文作者“爱吃辣木果冻的泰罗”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大概是被罗笙昨天竟然晕倒进了医院的事情吓到了,张耀说什么也要跟着罗笙一起走,想起昨天罗笙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模样,张耀很是内疚,下定决心以后绝不会再欺负罗笙了,谁说小笙笙是个校霸了,这明明是个身娇体弱的小可怜啊。罗笙并不知道小伙伴心里在想什么,如果知道了大概也只会一笑了之。两人刚走到小巷子口,便被迎面走来的一群人拦住了。李厉看着张耀这个自动送上门来的小肥羊,心中窃喜,没想到除了报仇雪恨之外,还有意外惊喜。罗笙看着面前这个正暗自高兴的高个子男生,只觉得十分熟悉,还没等她仔细回想,一阵拳风便迎面而来,她本能的向后躲闪,缓过神来就马上出击,再没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评论专区

直播之荒野挑战:如果你能无视以下四点应该能读 第一上天入地无限电量却无法引起观众怀疑的无人机。 第二观众从不怀疑在荒野的主角是如何看到弹幕。第三观众只会喊一些尴尬的嘲讽和666。第四到处膈应人的辣鸡系统

江湖我独行:没有爽点

大仙官:最近在看的,主角重生一世,人情练达,面善腹黑,手段了得,行事却是光明磊落的紧

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

《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精彩片段

第3章 受伤

大概是被罗笙昨天竟然晕倒进了医院的事情吓到了,张耀说什么也要跟着罗笙一起走,想起昨天罗笙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模样,张耀很是内疚,下定决心以后绝不会再欺负罗笙了,谁说小笙笙是个校霸了,这明明是个身娇体弱的小可怜啊。

罗笙并不知道小伙伴心里在想什么,如果知道了大概也只会一笑了之。

两人刚走到小巷子口,便被迎面走来的一群人拦住了。

李厉看着张耀这个自动送上门来的小肥羊,心中窃喜,没想到除了报仇雪恨之外,还有意外惊喜。

罗笙看着面前这个正暗自高兴的高个子男生,只觉得十分熟悉,还没等她仔细回想,一阵拳风便迎面而来,她本能的向后躲闪,缓过神来就马上出击,再没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本来看着老大出其不意的势头,黄毛以为罗笙这次死定了,可是随着打斗的进行,他慢慢发现了不对,罗笙明明有机会重击的时候却不重击,只点到为止的轻轻掠过,引诱老大继续出击,难道她是故意的?

罗笙全神贯注的投身于这场打斗,自从进了监狱之后,她再也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打过架了,所以她舍不得过早结束。只是,她实在没想到对手竟然这么弱,都坚持不了三个回合,直接趴下了。

惋惜的叹了口气,拍拍已经吓傻的张耀,抬腿就要走了。

李厉看着大摇大摆再次要从他面前全身而退的罗笙,眼里一片阴翳,缓缓掏出了一把水果刀,咬牙切齿的朝罗笙冲过去。

昏暗的街巷里,四周一片寂静,一个稍微倾斜却又决绝的身影向前面那两个毫无所觉的身影冲过去。

罗笙很快察觉,一把推开张耀,却因为躲闪不及后背被刺了一刀。张耀被罗笙猛地一推没反应过来,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李厉的刀刺进罗笙的后背,张耀脸色煞白,挣扎着站起来准备冲上去挡在罗笙面前,却被黄毛和一众小弟围住脱不了身。

黄毛早在看到大哥拿出刀的那一刻就已经带着兄弟们围过来了。

看着被围起来的张耀,罗笙心下焦急。

忍着痛,不再收敛,回身将李厉一脚踢翻。

快步跑上前,借助起跳的惯性冲力上将黄毛踹飞,拉起张耀就跑。他们跑的飞快,一群人反应不及,竟让她俩跑了出去。

黄毛身后几个花衬衫小弟快速追了上去。

看着前面两个奔跑的身影,黄毛咒骂了几句,转身扶起李厉

“老大,你怎么样?”

“没事”

话虽这么说,但是李厉明显感觉到自己左边的肋骨疼得不对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脸色煞白得疼晕过去。

罗笙俩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夜市摊才堪堪停住脚步。

罗笙撑起脑袋环顾了四周,觉得他们不会追来了,便拉着张耀找了一个角落休息。

蹲在墙角,狂奔后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罗笙索性坐下来头倚着墙,抬头便看见了浓墨般乌黑的天空,不见任何星点。

后背的汗水从四面八方向那道刀口缓缓滑过,留下熟悉的刺痛感,罗笙瞳孔涣散,思绪逐渐飘远。

记得刚到监狱时,那些人也喜欢从后面用纸刀一刀一刀将她的后背割开,故意将热水用完把监舍里的水桶都装满淡盐水。

她咬着牙一个人蹲在厕所里用淡盐水擦拭的那个黑夜,如同今晚。

风吹来,搅乱了思绪,罗笙渐渐清醒。

走吧,我送你回家。

罗笙看着瘫在地上,似乎再也起不来的张耀说。

还想坚持要送罗笙的张耀,经过刚刚的事情,却再也说不出护送的话来,但又不放心小伙伴一个人回去,自顾的搓着手犹豫着没有回答,低着头在罗笙后面亦步亦趋。

武馆内,灯火通明。

一身黑色道服,浑身紧绷的中年男人跪坐在圆桌旁,没好气的盯着张耀,脸色阴沉,似乎下一秒就要随手拿起一个家伙什,扔过去。

今天冒昧登门,是想向您道歉以及表达感谢,昨天我突然发烧昏迷,张耀为了照顾我在医院呆了一整晚,事出突然没有及时向您说明情况累得您担心,非常抱歉。

在一切风暴来临之前,罗笙端坐躬身将来意表明。

果然,四周风雨欲来的气流突然一收,那个预想中要抽向张耀的手,顿了顿,由伸开改为握住,回转到了桌面。

这是他应该的,小同学不必言谢。

突然保住要开花的屁股,张耀整个人懵懵的,直到第二天上课都还没有回过神,回想起今早出门前,父亲那破天荒的微笑,一股寒气从他心底窜出,蔓延到四肢百骸,不住打哆嗦,他严重怀疑这背后藏着巨大的阴谋,但是他太笨了,猜不出来,看来必须得找小伙伴商议一下。

只是他张望了一个上午,前面那张课桌仍然是空荡荡的。

小伙伴竟然没来!

罗笙当然没去上课,昨天那一刀她虽然避过了要害,但到底被刺伤了。

虽然用了酒精消毒,但整个伤口还是不可避免的恶化。

看了看自己这个乌漆嘛黑的地下室,叹了口气,罗笙想着,再忍一天明天就换个地方。

爬起身,推开生锈的小铁门,罗笙在昏暗的走廊里缓慢的走着。

穿过一条又一条廊道左拐右拐的走到一个蓝色铁门前,敲了敲门,一个顶着彩虹发色的小伙子利索的探出头,看到罗笙惊呼了一下,快速退后迎了进去。

房门虽小,房内却别有洞天,跟着彩虹头,罗笙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空旷的地下室。

彩虹头让罗笙等在一旁,从远处的旋转楼梯小跑上去,进了二层最后一个房间。

罗笙环顾四周,找了一个位置静静坐着。

不一会儿,彩虹头就出来了。

我跟王哥说好了,你今晚过来就行。

低声道了谢,罗笙转身走了出去。

倒是彩虹头,被罗笙这会儿的安静惊到了,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她以前阳光肆意的样子了,毕竟是个孩子,经历那样的事怎么会和以前一样呢。叹了口气,彩虹头又转身忙碌去了。

罗笙出来后在药店转悠了一圈才发觉,她唯一能用得起的只有创可贴。

摸了摸口袋里仅剩的一百块钱,罗笙转身出了药店。

买了一袋馒头,罗笙又回到了自己的地下室。

烧了壶水,吃了好几个馒头,罗笙定好闹钟,又沉沉睡去。

睡眠能治愈一切,罗笙想。

夜晚华灯初上,街市上热闹喧哗,夜灯温暖明亮,不过罗笙没有时间体会这些,她正站在彩虹头的旁边,被一个叫王哥的人打量。

就是她?

是。

得到了肯定回答,王哥略微扫了扫眼前的女学生。

校服虽然干净整洁,但是已经洗得发黄,裤脚开的线被小心的缝了回去,但是手艺太过粗糙,痕迹明显。覆满蹩脚鞋匠用力缝补的痕迹的一双帆布鞋,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只一眼,王哥就心下了然。

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得了指示,彩虹头拉了罗笙到一旁休息区,拿出一包东西来。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战袍,穿上吧,彩虹头说着往罗笙怀里推了推。

罗笙说了看了一眼彩虹头,沉默着接过,道了声谢,便进去换衣服了。

看着衣柜里,静静躺着的校服,罗笙脑海里浮现一个苍老慈祥的面容。

小山村里静谧的夜晚,一双干枯布满褶皱的手,安静又有耐心的缝补着手里破了的校服,手的主人满头白发,身形佝偻,像是冬日里的一抹残阳,随时会被风雪覆盖。只一双眼睛温柔坚定,看着炕上睡着的少女,满怀希翼。

奶奶……

罗笙拂过校服低低出声,最终还是决定穿上它。

台上,一身肌肉,穿着黑色服装的男子,看着眼前穿着校服的弱鸡女生,心里一阵鄙夷,不知道王哥抽了什么风竟然要自己跟一个女学生比赛,不过,既然这个女学生敢来,他可不会怜香惜玉、手下留情,既然王哥自己瞎胡闹,他可不会出声提醒,看来今晚自己会满载而归。

黑衣男子已经跃跃欲试,想到今晚即将到手的钞票,顿时心潮澎湃,浑身的血液兴奋的叫嚣起来。

哨声一响,黑衣男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过去,双拳攒足了劲奋力向前挥出。

刚刚开场,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等看到穿着校服的初中女生时,更是有一股无聊加恼怒的感觉。

“早听说,王哥的拳场不行了,我还想着至少还有余威,没想到……”

“嗨,我早知道了,不过这也给了我们赢得机会不是?”

“我一早下注了,就等着开了打,拎钱回家呢”

“哈哈哈哈”

几个人全然不顾就坐在前面的王哥,开心的讥笑起来。

台上,一拳过来,罗笙躲闪不及被拳风带倒在地。

“哈哈哈哈,就这还来比赛,回家写作业吧,小朋友”

“垃圾滚出赛场!”

“布尔,不要留情,KO她!”

一时拳场的KO声此起彼伏。

听着场里的声音,王哥身边的人已经坐不住了。

“这彩虹头这个白痴,怎么带了个初中生过来,还是女生,搞什么!”

“我早说过不行了,布尔一拳就能解决的人,大哥为什么同意她来?”

“大哥,我去把她拉下来吧,再打下去,咱们拳场的脸都丢尽了!”

“就是啊,大哥,明天徐克力那个混蛋不定怎么嘲笑咱们呢”想起他们嚣张的嘴脸,李龙就气得不行。

“不用,再等一会儿”想起那双沉默的眼睛,王哥莫名觉得自己应该给她些时间。

听见大哥的否定,李龙狠狠的握了握拳头,既然大哥不让他就先听着好了,不过敢让他跟着丢脸,他绝不会饶了她,想到自己手下的歌舞厅,李龙看着台上的少女眯了眯眼,就没再吭声。

罗笙听着这些声音,不屑的动了动嘴角,利索起身。

一个旋转抬腿向布尔劈过去,却并没有踢到只是斜斜的掠过布尔的耳边。

感受到耳朵的麻木和刺痛,布尔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这个弱鸡一样的女生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

“好不容易踢一脚,竟然还踢歪了?”李龙觉得自己真是没眼看。

不,这不是踢歪了。

观察到,罗笙稳稳站住的身影,布尔心想。

看来是自己小看了她,不过就算如此,在这个场上的唯一获胜者,只会是拥有绝对力量优势的自己。

                       

小说: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爱吃辣木果冻的泰罗

角色:罗笙南风

小说《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是由网文作者“爱吃辣木果冻的泰罗”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大概是被罗笙昨天竟然晕倒进了医院的事情吓到了,张耀说什么也要跟着罗笙一起走,想起昨天罗笙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模样,张耀很是内疚,下定决心以后绝不会再欺负罗笙了,谁说小笙笙是个校霸了,这明明是个身娇体弱的小可怜啊。罗笙并不知道小伙伴心里在想什么,如果知道了大概也只会一笑了之。两人刚走到小巷子口,便被迎面走来的一群人拦住了。李厉看着张耀这个自动送上门来的小肥羊,心中窃喜,没想到除了报仇雪恨之外,还有意外惊喜。罗笙看着面前这个正暗自高兴的高个子男生,只觉得十分熟悉,还没等她仔细回想,一阵拳风便迎面而来,她本能的向后躲闪,缓过神来就马上出击,再没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评论专区

直播之荒野挑战:如果你能无视以下四点应该能读 第一上天入地无限电量却无法引起观众怀疑的无人机。 第二观众从不怀疑在荒野的主角是如何看到弹幕。第三观众只会喊一些尴尬的嘲讽和666。第四到处膈应人的辣鸡系统

江湖我独行:没有爽点

大仙官:最近在看的,主角重生一世,人情练达,面善腹黑,手段了得,行事却是光明磊落的紧

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

《嘿,学霸,我需要独家辅导》精彩片段

第3章 受伤

大概是被罗笙昨天竟然晕倒进了医院的事情吓到了,张耀说什么也要跟着罗笙一起走,想起昨天罗笙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模样,张耀很是内疚,下定决心以后绝不会再欺负罗笙了,谁说小笙笙是个校霸了,这明明是个身娇体弱的小可怜啊。

罗笙并不知道小伙伴心里在想什么,如果知道了大概也只会一笑了之。

两人刚走到小巷子口,便被迎面走来的一群人拦住了。

李厉看着张耀这个自动送上门来的小肥羊,心中窃喜,没想到除了报仇雪恨之外,还有意外惊喜。

罗笙看着面前这个正暗自高兴的高个子男生,只觉得十分熟悉,还没等她仔细回想,一阵拳风便迎面而来,她本能的向后躲闪,缓过神来就马上出击,再没给对手喘息的机会。

本来看着老大出其不意的势头,黄毛以为罗笙这次死定了,可是随着打斗的进行,他慢慢发现了不对,罗笙明明有机会重击的时候却不重击,只点到为止的轻轻掠过,引诱老大继续出击,难道她是故意的?

罗笙全神贯注的投身于这场打斗,自从进了监狱之后,她再也没有这么酣畅淋漓的打过架了,所以她舍不得过早结束。只是,她实在没想到对手竟然这么弱,都坚持不了三个回合,直接趴下了。

惋惜的叹了口气,拍拍已经吓傻的张耀,抬腿就要走了。

李厉看着大摇大摆再次要从他面前全身而退的罗笙,眼里一片阴翳,缓缓掏出了一把水果刀,咬牙切齿的朝罗笙冲过去。

昏暗的街巷里,四周一片寂静,一个稍微倾斜却又决绝的身影向前面那两个毫无所觉的身影冲过去。

罗笙很快察觉,一把推开张耀,却因为躲闪不及后背被刺了一刀。张耀被罗笙猛地一推没反应过来,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李厉的刀刺进罗笙的后背,张耀脸色煞白,挣扎着站起来准备冲上去挡在罗笙面前,却被黄毛和一众小弟围住脱不了身。

黄毛早在看到大哥拿出刀的那一刻就已经带着兄弟们围过来了。

看着被围起来的张耀,罗笙心下焦急。

忍着痛,不再收敛,回身将李厉一脚踢翻。

快步跑上前,借助起跳的惯性冲力上将黄毛踹飞,拉起张耀就跑。他们跑的飞快,一群人反应不及,竟让她俩跑了出去。

黄毛身后几个花衬衫小弟快速追了上去。

看着前面两个奔跑的身影,黄毛咒骂了几句,转身扶起李厉

“老大,你怎么样?”

“没事”

话虽这么说,但是李厉明显感觉到自己左边的肋骨疼得不对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脸色煞白得疼晕过去。

罗笙俩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夜市摊才堪堪停住脚步。

罗笙撑起脑袋环顾了四周,觉得他们不会追来了,便拉着张耀找了一个角落休息。

蹲在墙角,狂奔后的心脏在剧烈跳动,罗笙索性坐下来头倚着墙,抬头便看见了浓墨般乌黑的天空,不见任何星点。

后背的汗水从四面八方向那道刀口缓缓滑过,留下熟悉的刺痛感,罗笙瞳孔涣散,思绪逐渐飘远。

记得刚到监狱时,那些人也喜欢从后面用纸刀一刀一刀将她的后背割开,故意将热水用完把监舍里的水桶都装满淡盐水。

她咬着牙一个人蹲在厕所里用淡盐水擦拭的那个黑夜,如同今晚。

风吹来,搅乱了思绪,罗笙渐渐清醒。

走吧,我送你回家。

罗笙看着瘫在地上,似乎再也起不来的张耀说。

还想坚持要送罗笙的张耀,经过刚刚的事情,却再也说不出护送的话来,但又不放心小伙伴一个人回去,自顾的搓着手犹豫着没有回答,低着头在罗笙后面亦步亦趋。

武馆内,灯火通明。

一身黑色道服,浑身紧绷的中年男人跪坐在圆桌旁,没好气的盯着张耀,脸色阴沉,似乎下一秒就要随手拿起一个家伙什,扔过去。

今天冒昧登门,是想向您道歉以及表达感谢,昨天我突然发烧昏迷,张耀为了照顾我在医院呆了一整晚,事出突然没有及时向您说明情况累得您担心,非常抱歉。

在一切风暴来临之前,罗笙端坐躬身将来意表明。

果然,四周风雨欲来的气流突然一收,那个预想中要抽向张耀的手,顿了顿,由伸开改为握住,回转到了桌面。

这是他应该的,小同学不必言谢。

突然保住要开花的屁股,张耀整个人懵懵的,直到第二天上课都还没有回过神,回想起今早出门前,父亲那破天荒的微笑,一股寒气从他心底窜出,蔓延到四肢百骸,不住打哆嗦,他严重怀疑这背后藏着巨大的阴谋,但是他太笨了,猜不出来,看来必须得找小伙伴商议一下。

只是他张望了一个上午,前面那张课桌仍然是空荡荡的。

小伙伴竟然没来!

罗笙当然没去上课,昨天那一刀她虽然避过了要害,但到底被刺伤了。

虽然用了酒精消毒,但整个伤口还是不可避免的恶化。

看了看自己这个乌漆嘛黑的地下室,叹了口气,罗笙想着,再忍一天明天就换个地方。

爬起身,推开生锈的小铁门,罗笙在昏暗的走廊里缓慢的走着。

穿过一条又一条廊道左拐右拐的走到一个蓝色铁门前,敲了敲门,一个顶着彩虹发色的小伙子利索的探出头,看到罗笙惊呼了一下,快速退后迎了进去。

房门虽小,房内却别有洞天,跟着彩虹头,罗笙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空旷的地下室。

彩虹头让罗笙等在一旁,从远处的旋转楼梯小跑上去,进了二层最后一个房间。

罗笙环顾四周,找了一个位置静静坐着。

不一会儿,彩虹头就出来了。

我跟王哥说好了,你今晚过来就行。

低声道了谢,罗笙转身走了出去。

倒是彩虹头,被罗笙这会儿的安静惊到了,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她以前阳光肆意的样子了,毕竟是个孩子,经历那样的事怎么会和以前一样呢。叹了口气,彩虹头又转身忙碌去了。

罗笙出来后在药店转悠了一圈才发觉,她唯一能用得起的只有创可贴。

摸了摸口袋里仅剩的一百块钱,罗笙转身出了药店。

买了一袋馒头,罗笙又回到了自己的地下室。

烧了壶水,吃了好几个馒头,罗笙定好闹钟,又沉沉睡去。

睡眠能治愈一切,罗笙想。

夜晚华灯初上,街市上热闹喧哗,夜灯温暖明亮,不过罗笙没有时间体会这些,她正站在彩虹头的旁边,被一个叫王哥的人打量。

就是她?

是。

得到了肯定回答,王哥略微扫了扫眼前的女学生。

校服虽然干净整洁,但是已经洗得发黄,裤脚开的线被小心的缝了回去,但是手艺太过粗糙,痕迹明显。覆满蹩脚鞋匠用力缝补的痕迹的一双帆布鞋,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只一眼,王哥就心下了然。

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得了指示,彩虹头拉了罗笙到一旁休息区,拿出一包东西来。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战袍,穿上吧,彩虹头说着往罗笙怀里推了推。

罗笙说了看了一眼彩虹头,沉默着接过,道了声谢,便进去换衣服了。

看着衣柜里,静静躺着的校服,罗笙脑海里浮现一个苍老慈祥的面容。

小山村里静谧的夜晚,一双干枯布满褶皱的手,安静又有耐心的缝补着手里破了的校服,手的主人满头白发,身形佝偻,像是冬日里的一抹残阳,随时会被风雪覆盖。只一双眼睛温柔坚定,看着炕上睡着的少女,满怀希翼。

奶奶……

罗笙拂过校服低低出声,最终还是决定穿上它。

台上,一身肌肉,穿着黑色服装的男子,看着眼前穿着校服的弱鸡女生,心里一阵鄙夷,不知道王哥抽了什么风竟然要自己跟一个女学生比赛,不过,既然这个女学生敢来,他可不会怜香惜玉、手下留情,既然王哥自己瞎胡闹,他可不会出声提醒,看来今晚自己会满载而归。

黑衣男子已经跃跃欲试,想到今晚即将到手的钞票,顿时心潮澎湃,浑身的血液兴奋的叫嚣起来。

哨声一响,黑衣男子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过去,双拳攒足了劲奋力向前挥出。

刚刚开场,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等看到穿着校服的初中女生时,更是有一股无聊加恼怒的感觉。

“早听说,王哥的拳场不行了,我还想着至少还有余威,没想到……”

“嗨,我早知道了,不过这也给了我们赢得机会不是?”

“我一早下注了,就等着开了打,拎钱回家呢”

“哈哈哈哈”

几个人全然不顾就坐在前面的王哥,开心的讥笑起来。

台上,一拳过来,罗笙躲闪不及被拳风带倒在地。

“哈哈哈哈,就这还来比赛,回家写作业吧,小朋友”

“垃圾滚出赛场!”

“布尔,不要留情,KO她!”

一时拳场的KO声此起彼伏。

听着场里的声音,王哥身边的人已经坐不住了。

“这彩虹头这个白痴,怎么带了个初中生过来,还是女生,搞什么!”

“我早说过不行了,布尔一拳就能解决的人,大哥为什么同意她来?”

“大哥,我去把她拉下来吧,再打下去,咱们拳场的脸都丢尽了!”

“就是啊,大哥,明天徐克力那个混蛋不定怎么嘲笑咱们呢”想起他们嚣张的嘴脸,李龙就气得不行。

“不用,再等一会儿”想起那双沉默的眼睛,王哥莫名觉得自己应该给她些时间。

听见大哥的否定,李龙狠狠的握了握拳头,既然大哥不让他就先听着好了,不过敢让他跟着丢脸,他绝不会饶了她,想到自己手下的歌舞厅,李龙看着台上的少女眯了眯眼,就没再吭声。

罗笙听着这些声音,不屑的动了动嘴角,利索起身。

一个旋转抬腿向布尔劈过去,却并没有踢到只是斜斜的掠过布尔的耳边。

感受到耳朵的麻木和刺痛,布尔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这个弱鸡一样的女生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

“好不容易踢一脚,竟然还踢歪了?”李龙觉得自己真是没眼看。

不,这不是踢歪了。

观察到,罗笙稳稳站住的身影,布尔心想。

看来是自己小看了她,不过就算如此,在这个场上的唯一获胜者,只会是拥有绝对力量优势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