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行按头BE,是否搞错了什么》陶洛斯梓熊最新章节阅读_被强行按头BE,是否搞错了什么全本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被强行按头BE,是否搞错了什么》,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陶洛斯梓熊,作者“梓熊”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风靡全球的乙女游戏《银翼天赋》 ,即将限量发送内测资格,而作为G站有名的乙女游戏BE榜排行第一的大佬——陶洛斯
她居然没有抢!到!!唉!不提也罢!但是接下来你说巧不巧,后面街上她就遇到了个神秘人,或许是看在她骨骼新奇的分上,对方表示愿意把游戏白给她
嘿嘿!!嘿嘿!!
游戏里面可攻略的角色有阳光校草,邪魅执事,洒脱骑士,人类高质量男性未婚夫以及无心无情的科学家,光是想想就令人激动
但是…能不能不要那么打脸啊!!
比较尴尬的来了,她刚进入游戏,还没出新手村就遇到了小BOSS,没错,就是这么倒霉!以至于她被洗脑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攻略者的事情……
emmm……这还怎么打?!

小说:被强行按头BE,是否搞错了什么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梓熊

角色:陶洛斯梓熊

看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梓熊”写的《被强行按头BE,是否搞错了什么》。精彩片段:“到的都挺早啊!”南红打着大大的哈欠,依旧是那种不修边幅的样子,不紧不慢的向他们走来。一个使劲就单手将陶洛斯抱了起来,陶洛斯坐在他的臂弯间下意识的绷紧了心底的弦,脑海里也传来一阵铛铛铛的声音,这是脑子优先于身体对她做出的示警。将面部表情调整到公式化的天真无邪状态,南红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钟,果然什么都没发现。“师傅,羞羞,放我下来吧!”恶心,太恶心了,从皮肤接触的地方传来的感觉让她生理性的不适,甚至有点想吐。和塔西哥抱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陶洛斯强迫自己忍耐着……

评论专区

水浒求生记:本书莫名其妙断更,请慎重穿越水浒大酱油王伦,安心造反。虽然有较多的不合理之处,但颇多让人感觉到爽的情节,行文中可看出作者用心不少的地方。总体评价闪光点不少、小毒点也有,粮草

无限硬币:文章不错,正能量(?)的主角挺有意思,期待艹翻张杰

向师祖献上咸鱼:干粮+挺可爱

被强行按头BE,是否搞错了什么

《被强行按头BE,是否搞错了什么》精彩片段

第5章 白鲸的天赋

“到的都挺早啊!”南红打着大大的哈欠,依旧是那种不修边幅的样子,不紧不慢的向他们走来。

一个使劲就单手将陶洛斯抱了起来,陶洛斯坐在他的臂弯间下意识的绷紧了心底的弦,脑海里也传来一阵铛铛铛的声音,这是脑子优先于身体对她做出的示警。

将面部表情调整到公式化的天真无邪状态,南红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钟,果然什么都没发现。

“师傅,羞羞,放我下来吧!”恶心,太恶心了,从皮肤接触的地方传来的感觉让她生理性的不适,甚至有点想吐。

和塔西哥抱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陶洛斯强迫自己忍耐着。

没抱一会,南红就主动把她放下了“今天是来给你摸底的,来吧,用力攻击我。”

话音刚落,陶洛斯的身体就忍不住冲了上去,虽然她也不知道什么行为才叫攻击。

然后啪的一声,就被南红一根手指按在了地上“啧,身体素质也太差了,摸底对于你来说,完全没有意义。”然后他掏出了手机当着她的面按了一连串的嘀嘀嘀的声音,之后冲着白鲸摆摆手就走了“监督她完成训练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陶洛斯一脸懵逼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切对于她来说都发生的太快了。

就相当于早上起来被拉过来溜了一圈,虐一下,就结束了。白鲸看着她心不在焉的状态,微微皱了下眉,不高兴的用手掸着她身上的灰“回神了!”

“哦,师兄,这就结束了?”

“笨蛋,我们现在就得去领你的训练单,回来要抓紧训练了。”

“啊?师父不是走了吗?”

“都说了,以你的小脑袋脑容量也不够,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走吧!”

“哟,白鲸,这个小姑娘是谁啊?等会有空来切磋切磋啊!这次我肯定不会再像上次一样输给你了!”一个胳膊突然挡在了他们面前?陶洛斯顺着胳膊朝上看,是一个黑发黑眼,看着有点傲娇的少年(一周没看到你了,想着你今天也差不多该回来,晚上我和小槿在老地方等你。)

“啧,烦死了,关你什么事,是还没被我揍够吗?”白鲸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

“该死,你这个家伙也太嚣张了吧……!”黑发黑眼的少年顿时气的张牙舞爪,却被他身旁的少女毋庸置疑的拦住。

不等他说完,白鲸就无视他的跳脚,拉着陶洛斯走了。

“师兄他是谁?”

“蜀葵,调入本部不足一年的的天才少年,从南岭分会来的,他和木槿师从于会长的心腹大马花齿苋,不要跟他有过多牵扯。”

“哦,好的,师兄。”陶洛斯嘴上这么说着,却总想着有空再见那个少年一面,毕竟都是“南岭”长大的,说不定他会认识自己。

“啧,据说大马花齿苋是老会长流落人间的私生子,接回来后就对他信任有加,眼看着老会长退位在即,南红和变色龙作为老会长的嫡传弟子,自然就有些坐不住了!”白鲸听着她心底的声音,没办法,给她抽丝剥茧的讲解其中的利害关系。

“哦,也就是说他师傅和我们师傅是竞争关系,我们和他们也是竞争关系咯 !”

“对,所以说啊……你不要盲目的接触他们,如果想一定我提前告诉我,我来安排,千万不要自己冲上去。”

“哦哦,话说师兄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想接触他啊!!”

“笨蛋,我不是一开始就说过我的天赋是可以听到别人内心的想法吗!你也可以理解为读心。”

“啊??没有吧,师兄没说过啊!不对……难道是我刚醒来时听到的那句……你脑子里的声音吵到我了?”

“呃!肯定的啊!”

陶洛斯一头黑线+无语的看着他(天哪,这个人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啊?我为什么会在他身上感到安心?感觉就像个憨憨一样!)

“喂,我听到了!!”

陶洛斯顿时气愤的将小脸一转,不理他了,(哼,可爱的陶洛斯现在当然知道笨蛋师兄听到了,所以为什么明明知道了,还不叫陶洛斯的名字呢!)

“哼,笨蛋,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好了好了…下次私下里会叫的,你满意了吧!”

陶洛斯这才满意的抱着他的胳膊“这还差不多!”

………………………………………………

时间倒退回15个月前的凌晨一点,坐落在幽安北部森林中心的古堡,骤然被一圈圈的火焰,螺旋式环绕起来,蒸腾起的热气,在十里之外都能感受到。

睡梦中,紫发黑眸的小少年骤然被热醒,他迷糊的走到窗户边,刚要打开窗户,就被一只和自己一样大小的手掌捂住了嘴,并被整个拖到了床下。

神秘的大鸟黑影在他挣扎的时候从窗户上一闪而过。

城堡的人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铛铛铛!是敌袭!铛铛铛!是敌袭,备战!备战!!”

“啧,是我,莫翎,别动!”黑发黑眼的少年看他镇静下来后就立马放开了他,并动作迅速的窜至窗边,熟练的开启一道小缝向外偷窥。

外面打的是热火朝天!他们在三楼的位置刚好能将下面的战斗尽收眼底,其中莫翎的父亲更是一马当先,一阵大范围的电闪雷鸣,瞬间清空了他周围5米内的敌人。

“阿黎,他们是什么人啊?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我们不下去帮忙吗?”莫翎也赶紧学着他的样子爬起来,窜过去。

黑发黑眼的少年听到他的话,不屑的撇了他一眼,又嫌弃的将他推到身后更隐蔽的地方“啧!这次的敌人和以前的可不一样,再说你连我都打不过,读心术也是半斤八两的,下去也是送菜!”

“喂,江黎你不要太过分哦!上次只是失误,再说你那个复制的天赋简直是个bug,二打一,也太不公平了!”莫翎气呼呼的在他背后,边小声反驳他,边耐不住的用食指戳他的肩胛骨。

叫江黎的少年顿时不耐烦的打断他“莫叔刚才说了,让你赶紧去地下室呆着,小锦在那接应你。”

“要走你走,我才不走!而且父亲是不会输的!我要留在莫家!!”莫翎不服输的在他身后瞪着他。。

“该死的,别傻了,看看那伙人,训练有素,纪律严明,一看就不是乌合之众,那个用火的和莫叔势均力敌。而且他身后还站着一个,虽然不曾动手!但能让对方放心交付背后的,肯定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再看看周围,这么短的时间,莫家能站起来的还有几个?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胜的几率很小!”

随着一声枪响,骤然打破了平衡。

是那个一直站在用火人身后不曾动手的家伙,他慢悠悠的收起了还冒着硝烟的手枪,隐在兜帽下的手指轻快的打了个响指,一只巨大的白头海雕便从古堡上方俯冲到他的身边。“在座各位,听我一言,虽败局已定,但莫弈你仍有选择!”

是之前绕着古堡一闪而过的黑影,探查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