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陛下亿亿岁(贝拉贝斯)_《女皇陛下亿亿岁》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经典力作《女皇陛下亿亿岁》,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贝拉贝斯,由作者“鞦枫影”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玄幻言情+穿越+双强+又甜又虐+修练升级(奇幻言情)
女主原名妘幻是元宇宙永恒星的女帝然而遭到爱情骗子贝斯杀害,只能利用虫洞穿越时空追杀还没成神的贝斯
然而当她找回更多的能量,找到更多失去的记忆,慢慢发现真正的敌人另有其人
第一世成为战俘的的她,被傲视天下的公爵少爷所救她一句“奥兰多,我饿了”他便放下一切,陪她吃一顿饭
一直加害她的神秘面具人,为什么要深情地吻她?
“你究竟是谁?我为什么会失去所有的记忆?”
妘幻女帝、公爵大人,大王子,为什么具有如此神似的容貌?他们之间究竟是怎样的爱恨情仇?
第一世知道多少真相?她再次穿越,第二世能解开谜底吗?

小说:女皇陛下亿亿岁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鞦枫影

角色:贝拉贝斯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女皇陛下亿亿岁》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鞦枫影”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旁边不远处手拿着斗篷的老者恭敬地躬下腰:“奥兰多少爷,我也是在帮它觅主人,也许它的主人会某个时刻就出现了呢。”“我都还没搞明白的一双手套真正用法,你觉得它真的是件……‘武器’吗?”奥兰多瞟了一眼老者。“遗训上说是,那它就是。只是等待有缘人,与其埋没在书房,还不如放出来碰碰运气。”“沃管家,他们可都是邻国的战败俘虏,你们家的宝贝东西,觅主人可是要觅到邻国去?哈哈…”一位黑色眼眸里带着几分讥笑,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搂着一位小美人,面如冠玉的美男子,大笑了起来……

评论专区

狂蟒之灾:少見的黑暗异兽流,主角穿越为蛇,进化成腾蛇血脉。在地球反人类时粮草,飞升到宇宙後变毒草,书荒可读

元末新世界:有点老赵的味道,没有金手指好评

黜龙:榴弹兄,千万别写玄幻

女皇陛下亿亿岁

《女皇陛下亿亿岁》精彩片段

第3章 斗兽场

旁边不远处手拿着斗篷的老者恭敬地躬下腰:“奥兰多少爷,我也是在帮它觅主人,也许它的主人会某个时刻就出现了呢。”

“我都还没搞明白的一双手套真正用法,你觉得它真的是件……‘武器’吗?”

奥兰多瞟了一眼老者。

“遗训上说是,那它就是。只是等待有缘人,与其埋没在书房,还不如放出来碰碰运气。”

“沃管家,他们可都是邻国的战败俘虏,你们家的宝贝东西,觅主人可是要觅到邻国去?哈哈…”

一位黑色眼眸里带着几分讥笑,左手拿着酒杯,右手搂着一位小美人,面如冠玉的美男子,大笑了起来。

小美人依靠在男子怀里,也附和娇羞地笑了起来。

“波比,哦不,大王子殿下,你今天带来的美人,可是比不上上次那位,都没你好看,你的眼光越来越不行。”

金发少年看着这位年长他们4岁的大王子,如今22岁,换女人就像换衣服一样频繁,有时还带两三个女人一起出现,他就很看不惯。

“兴许那手套找到的主人会比你的美人更好看。”

大王子铁青着脸,用力的把酒杯摔到地上。

顿时周围安静下来。

“米莱克,安静…”

另一位中年男人喝止了无礼的金发少年。

“是的,父亲。”

米莱森看了看大王子的脸色稍有缓和,便专注回赛场上。

士兵们正在帮俘虏们解开手上和脚上的铁链。让他们一个人拿着一个数字,站在场内一字排开。

“赛场内周围摆放着40件各式各样的武器。每人挑选一件,用过的武器,也会撤下场,斗兽场上,不论招式,不论死伤,能活就是赢。”

一个士兵站在俘虏们的旁边宣布着:“各位尊贵的客人,你们开始下注吧!”

观众席上一阵哗然。都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场上拿着40号的贝拉。

矮小就算了,赤着脚,还有浑身都是伤,黑乎乎一脸的灰,布带裹着凌乱的头发。大街上的小乞丐也比他光鲜。

“去…谁会给40号下注啊,那不是白丢钱吗?”

“他勇气可嘉,但绝对不会买他,赌他能熬几分钟还差不多。”

观众席上叽叽喳喳地品头论足。

贝拉单手拿着号码,另一个手摆在身后,身姿站着笔直,凝神注视着观众席上的芸芸众生。

思绪万千……

什么世面没见过,虽然没有法力攻击,就用物理攻击啊,刀枪剑戟,她可都略知一二。

以前和贝斯在一起,就经常一起切磋。而且经历过无数次的人生轨迹,什么都学到些。应付这个不在话下。

“奥兰多,你看那个40号小子,能熬多久?你敢不敢给他下注?”

米莱克转过头去看了看正在喝酒的奥兰多。

“有勇气来斗兽场争取一线生机,也不愿留在冰牢里等死。是个有骨气的人。”

没过一会士兵宣布:“决斗开始!”

第一组的8个人,都十分壮硕,硬汉比拼,都选用了重型武器,大斧子,大砍刀之类都是枪手货。

打斗十分精彩,但也十分激烈,这个一下没了手臂,那个一下子没了腿。

观众席上一个个嗜血魔鬼般,看得全神贯注,跟着打斗的节奏抽动他们的神经。

一组打完又换一组。

贝拉不知道是庆幸分来了弱组,还是不幸排到最后一组,武器所剩无几。剩下的武器奇形怪状,流星锤、菜刀、砍柴刀,还有飞镖……

看着贝拉冒出了汗,也注意到了一双银色手套。怎么会有人用手套做武器呢?千万千万不要沦落到拿手套来打架。

死定了!

“官爷,我想换第三组,不行的话第四组也行。”

贝拉来到士兵身边笑咪咪地求着。

“不行,到后面就没什么武器可以挑选了,谁跟你换!”

“大哥,我……”

其他俘虏听到贝拉的话,不等士兵回答,大家都愤愤不平地推搡贝拉。

她只能丧气地回到原位上。

第二组打完了,活下来的也讨不到太多好处,受了重伤踉跄地拄着长剑走出赛场。其他伤的走不了的和已经没气的,都由士兵们拖下去。

他们的命运如同已入坟!

观众席上,有人欢喜有人忧,情绪只跟他下的赌注有关。

贝拉目睹着这一切,叹了口气,人的生命本来就区区几十年,再加上人类自相残杀,草草结束了生命,那出生又有何意义呢?

无奈地笑了。

观众席上人人都眉飞色舞,情绪激昂地高呼着:“战斗战斗…”

而俘虏这边,个个面色如土,局促不安地搓着手,来回走动。

“横竖都是死,那就让死亡来得轰烈些吧!”

贝拉握着拳头,小跑到了入口处,跟着第三组进去。

“喂,还没轮到你,你出去。”

士兵准备抓住贝拉,但贝拉身型小,一溜烟就跑到了赛场中间。

众人目不转睛地注视贝拉,然后又一阵哗然。

“这个小孩儿哪里来的?那么不自量力的?”

“他想提前送死吗?哈哈…”

一个小跑,贝拉就后悔了。

肚子里饿的咕咕直叫,她捂着肚子,现在手脚发软,站都有点勉强。

士兵追上来拎起贝拉后领子:“你捣什么乱,快给我滚!”

“等等,等等,我有话说…”

双脚离地的贝拉扭动着身子,双手拼命地抓着士兵的手,想甩开士兵,可是一点都不起效果。

“等一下,你让他说吧!”

站在场外的一个温文尔雅的自带军人英气的侍卫走出来。

“是,侍卫长!”

士兵松开了手,贝拉跌坐在地上。

贝拉吃痛地皱着眉头,双手撑着地慢慢站了起来。

“我想赌我自己赢,赢了的话,放了所有的战俘,你们可以安排大家做农活脏活。但要留我们一条性命。做牛做马不是问题,但要给我们温饱。”

弱骨纤形的贝拉,此刻眼神坚定,无所畏惧地向众人宣告。

“那若是你输了呢?”

侍卫长目光期待地注视贝拉。

“输了就输了,我都死了,你们怎样处置我,我也管不着了。”

贝拉坦然看着侍卫长摊开双手。

“好,你稍等一下。”

侍卫长离开了赛场,前往大平台上汇报情况。

贝拉坐在了地上:“早点结束吧!做人做鬼都讨个痛快。”

观众席上的人面面相觑,小声议论着贝拉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不一会,侍卫长跑了回来:“我们安排另一个人和你对战,还有,你使用的武器,用它。”

贝拉顺着侍卫长手指的方向,惊掉了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