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乔夏婉儿)江太太马甲露馅了_《江太太马甲露馅了》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江太太马甲露馅了》是作者“九个桃子”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夏乔夏婉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夏家 夏乔刚推开别墅的大门,便听见客厅传来一阵兴奋的尖叫 妈,江家送来了这么多聘礼,还有那条我喜欢的海蓝之心项链,光………

小说:江太太马甲露馅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九个桃子

角色:夏乔夏婉儿

节试读,内容情节极度舒适。主要讲的是:…江城傍晚。夏乔从回城的最后一班客车上跳下,向旁边的巷子走去。她一直住在乡下,昨天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命令她今天回城,为和江家以前订下的婚事作准备。偏僻的小巷,寂静无人

评论专区

崩坏召唤:我不喜欢这类把严肃的题材恶搞的同人,fate那卷简直把我毒的肝肠寸断。

旅行者:设定有意思

科技王座:这个作者写的科技文都好看,然而好像作者年纪比较大身体不好,所以更新捉急,个人粮草!

江太太马甲露馅了

《江太太马甲露馅了》精彩片段

江太太马甲露馅了第1章  第1章

《江太太马甲露馅了》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夏乔江慕忻,《江太太马甲露馅了》故事情节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内容情节极度舒适。
主要讲的是:…江城傍晚。
夏乔从回城的最后一班客车上跳下,向旁边的巷子走去。
她一直住在乡下,昨天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命令她今天回城,为和江家以前订下的婚事作准备。
偏僻的小巷,寂静无人。
夜风飘来一股血腥味。
夏乔站定,眉头轻蹙,难道前方出了什么事?
她不想卷入麻烦,立刻就要转身。
砰忽然一声重物坠地的闷响,一名黑衣人在她前方两三米,直挺挺的倒下。
夏乔当机立断,瞟见旁边有一堵断墙,立刻弯腰蹲在墙角的阴影里。
她刚藏好,月光便拉出一个修长人影,走到黑衣人面前站定。
夏乔屏住呼吸,抬眸看去。
只见一个男人穿着白衬衣黑长裤,衬衣染满血迹,脸上戴着一个黑色面具,噬血眼眸在夜色下犹如野兽,没有一丁点感情。
他握着匕首,血滴像浓稠的红油漆,顺着刀尖缓缓滴下。
居然碰到杀人事件了?
夏乔浑身紧崩,更谨慎的隐藏起身形。
借着月色,她还看见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撞毁的红色法拉利,车边倒着七、八名黑衣人,场面血腥。
夏乔的心脏一紧。
这么多人,竟然都是他一个人杀掉的?
真是太可怕了!
她尽量把身体缩小,只盼人影赶紧离开。
片刻后,人影转过身,向巷口走去。
夏乔松了一口气。
忽然间,人影转过身,猛的一扬手!
叮一把锋利匕首擦着夏乔的脸,深深扎在墙上。
几根被斩断的发丝,飘落在地。
夏乔浑身一凉!
被发现了?
月光拉长的阴影,从头顶笼罩下来。
夏乔抬头,便看见男子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俯视。
他声音嘶哑的开口。
你都看见了?
一双凶兽般的眼眸狠狠盯着她,充满狂暴噬血!
夏乔望着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眼前忽然寒光一闪,男子举刀狠狠刺她心口。
夏乔大脑空白。
这就要死了?
对方太强太快,她躲不开!
忽然,男子浑身一僵,眼神闪过一丝痛苦,拿着刀的手僵在她面前。
夏乔浑身冷汗,刀锋离她胸口不到五厘米,还沾着血迹。
不能这样等死!
她看见了他杀人,所以他想杀她灭口。
夏乔急中生智,忽然冲着他痴笑。
你在捉迷藏吗,真好玩!
男子疑惑的看她一眼,却又立刻眉头一拧,用力按着左胸喘了几下,表情痛苦。
他一手握着匕首顶在她心脏处,另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单手拧开瓶盖,倒出一颗药丸扔进嘴里。
吃了药后,他脸上的痛楚渐渐消失,眼神也多了几分清明。
男子把药瓶收好,抬头盯着她,眼神仍然充满杀机。
夏乔强迫自己看向他的眼睛,按捺着紧张,佯装好奇。
两人对视。
四周一片寂静。
片刻后,男子冰冷开口。
刚才的事,你看见了多少?
夏乔瞪大眼睛,对着他傻笑:你是不是在捉迷藏?
你找到我了,现在你快藏好,轮到我找你,嘿嘿……男子眉头微蹙,盯了她两秒后,轻蔑冷哼。
你是傻子?
不准说我傻,我不傻!
夏乔气呼呼的反驳,一把打开他握刀的手。
男子却不上当,又反手将锋利刀刃贴在她脖颈上。
别装了,傻子不会来这种地方。
夏乔心想,这人还真谨慎。
她指着巷子口,理直气壮的嚷嚷,爹叫我从乡下回城,我才从这里过去。
你在捉迷藏,我要一起玩!
你爹是谁?
夏成于!
你快陪我玩,不然我爸揍你。
夏乔一脸气鼓鼓。
她故意提起父亲的名字,夏家在江城豪门中的地位垫底,但仍有财力,普通歹徒会忌惮的。
夏家?
男子眸底闪过一丝意外,思索了几秒后,勾唇冷哼:你究竟真傻还是装傻,试试就知道。
他手一翻,贴在夏乔脖颈的匕首,忽然往下一滑。
啪夏乔衬衣的第一颗纽扣被挑开,凉风拂上她的肌肤,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匕首继续往下滑,挑开纽扣。
一颗……两颗……夏乔没有动,任由他撕开自己的衣服。
她必须先保命。
几粒纽扣掉在地上,她的衣服敞开一半,精致的锁骨和大片肌肤露在外面。
男子犀利的目光,紧盯在她脸上,不错过她半点表情。
夏乔一脸茫然,仿佛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男了眼神玩味,轻嗤道:真听话,那就都脱了吧。
锋利刀尖勾起她内衣肩带一挑,肩带断成两截,风光乍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