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温馨小说!

首页资讯›刘芳芸白梦月(玄蛇在侧畅销巨作)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玄蛇在侧畅销巨作)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刘芳芸白梦月(玄蛇在侧畅销巨作)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玄蛇在侧畅销巨作)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玄蛇在侧畅销巨作》

南芜月

刘芳芸白梦月 悬疑惊悚 玄蛇在侧

完整版穿越重生《我乃全能大明星》,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赵明杨过,是网络作者“会狼叫的猪”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杨过一不小心穿越到了一个类似地球的文娱新世界。在这个世界,只有天赋卓绝者才能成为明星。《超级诗词》海选现场。杨过高声喊道:“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于是,考官彻底懵逼。杨过说:“就这样的词,我分分钟能创作一百首。”...

来源:cd   主角: 刘芳芸白梦月   时间:2024-04-02 03:51

《玄蛇在侧畅销巨作》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玄蛇在侧》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南芜月”,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树梢打碎的月光在林间摇晃起来,一夜荒唐惊雀,草木无眠…………再睁眼时,我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至于怎么回来的,倒是一点印象也没有。浑身酸痛得像是被碾碎又重组了一样,身下传来难以忽略的不适感,让我忍…

第3章

“唔……?!

冰凉的薄唇欺了上来,呼吸却是炽热的,带着草木清冽的香气,混着淡淡桂花酒的味道。

男人微眯着眼,紧紧将我箍在怀里,溶了青山远水的眼波里漾着几分醉意,某一刻恍神间,似乎在他的眼底望见了一抹温柔绵长的浓情。

我仰着头被迫接受着他的吻,明明滴酒未沾,却被他口中桂花酒的余香勾出了些许醉意,整个人头晕目眩,浑身发软,隐约间仿佛也跟着逐渐微醺。

他握住我腰身的手慢慢开始游移,细碎的吻贴着脖颈曲线一路往下。

我被他压得动弹不得,无力地挣扎了几下,撑在他胸膛推拒的两只手突然被他拢在一起,顺势往上一拉,轻松反扣在头顶上。

“别动……男人伏在我颈窝里低低地喘气,馨香滚热的呼吸喷洒在我脖子上,烫得灼人,“都多久了,为什么现在才知道回来……

莫名其妙的话语在我昏沉的脑袋里漂浮着,忽然身子一疼,所有呜咽刹那间都被他再次覆上的薄唇吞入腹中。

被树梢打碎的月光在林间摇晃起来,一夜荒唐惊雀,草木无眠……

……

再睁眼时,我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至于怎么回来的,倒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浑身酸痛得像是被碾碎又重组了一样,身下传来难以忽略的不适感,让我忍不住拧眉咧嘴,深深倒吸一口凉气。

嘶,也太疼了,这怎么弄的……?

对了,昨夜……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强忍着痛撑着身子坐起来,两手慌张地拉开衣服一看。

只见白嫩细滑的肌肤上落满斑驳的红痕,光光只是瞅了一眼,就吓得我赶紧捂住衣领,心脏不安地突突直跳。

昨夜零碎的记忆慢慢涌出,男人散发草木清香的头发,漾着阑珊醉意的眼,含着桂花酒余香的唇,以及那把醇酒般的嗓音……

原来不是梦。

那这么说来,昨夜自己是被一条蛇变成的男人……

想到这我猛地打了个寒颤,双手下意识抱住胳膊,手腕突然触及衣服上的一片冰凉,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条红绳吊坠。

红绳编织得很精致,穿着一块漆黑光亮的片状物,摸上去触感光滑细腻,还透着丝缕清凉。

正打算仔细看看这是个什么东西,突然就被门外传来的吵闹声拉去了注意力。

“呜……我不想活了!这要我以后怎么见人啊!呜呜……

“女儿……我苦命的女儿啊!呜……我不管,今天就是天塌了,你们李家也得给我们梦月一个交代!

客厅里,白梦月和她妈妈抱在一起嚎啕大哭,那个男孩儿和他的父母站在旁边,脸上表情各有各的难看。

“唉,这……男方妈妈面露难色,弯下腰来去拉她们母女,“你们还是先起来吧,事关两个孩子,咱们再好好儿商量商量。

“没什么好商量的!“男孩儿上前拦住他母亲,情绪愤慨地说,“妈,要不是白梦月约我出去说有要紧事告诉我,我也不会跟着她去后山,更不会发生这种事!“

他皱着眉看着地上梨花带雨的梦月,掩饰不住眼里的厌恶,“我就直说了吧,我喜欢的一直是白汀月,哪怕你们逼我,我也绝不答应娶白梦月!

说完他也不给大家缓和的机会,直接扭头就往门外走。

什么情况……?

平时我总看到梦月跟在李珩身后,还以为他俩是一对儿呢。李珩和我虽是同班同学,但我从没想过他竟然会……喜欢我?

我被这对话小小震惊了一下,见李珩往这头路过,赶紧躲到墙后。

“呜……李珩!你别走啊李珩……!梦月哭喊着去拉李珩的裤腿,结果伸出去的手拽了个空,人趴在地上,哭得眼泪鼻涕满面。

“够了!我爸坐在椅子上,拳头用力捶了一下桌面,“看看你这个样子,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彻底吗!

“爸爸!这都要怪白汀月!呜,要不是她……

“你给我住嘴!要不是你姐姐,你现在早就没命了!

李珩怎么样与我无关,眼看我爸和梦月吵了起来,为了不让事情闹得更难看,我赶紧整理了一下衣领,从转角走出客厅。

“爸,我没事。

听到我的声音,所有人齐刷刷地看了过来,脸上表情变了又变,就像是白天见鬼了一样。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去……去……后娘惊得睁圆了眼,说话时声音都有些发抖,她张开藕臂护着白梦月,生怕我会把她怎么样。

“汀月!我爸腾地一下站起来,大步走到我面前,想伸手碰我被我躲了一步,脸上神色一愣,继而恢复了激动,“汀月啊,你回来就好,人平安就好啊……

没有人问我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也努力忽略身上的不适感,僵硬地扯着嘴角,对那一切缄口不言。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惊叫,接着有人在村道上敲着盆,边跑边喊“来人啊!救命啊!老王头被蛇给吃了!

一听到“蛇这个字眼,我心里“咯噔一下,条件反射地紧张起来。

老王头就住在我家隔壁,既然梦月的事今天解决不了,我爸就提议暂时把事情放下,先一起过去隔壁看看。

刚一进王家院门,就看到他家院子里围满了村民,老王头的老婆瘫坐在地上,朝着后院的瓜棚哭得撕心裂肺。

我顺眼望过去,远远看见瓜棚下躺着一个中年男人,浑身衣服破烂不堪,尸体血肉模糊,看不清五官的脸已经开始腐败溃烂。

无数条活蛇从棚子上倒挂下来,歪歪扭扭地爬满了他身上,从他凹陷的肚子钻进去,又从张开的嘴巴里游出来。

而老王头像是一只漏气的皮球一样,双眼惊恐的睁着,四肢承大字张开,发福的身体像是被抽了骨头一样油腻塌软。

“呕——

后娘和白梦月看完就在旁边吐起来,我胃里翻江倒海很是难受,但看着王婶儿哭得那么惨,就硬忍着没干呕。

“真是受不了。梦月拍着胸口压惊,皱着眉一脸厌恶,“这姓王的,活着的时候三天两头翻墙来咱家浴室偷窥,现在死了还要继续恶心我们,真是够晦气的……

“可不是嘛,亏心事做多了,就是没什么好下场。后娘分了张纸巾给梦月,自己则捂住口鼻,不敢再往那边看。

我瞧着周围还有其他人,这种话被别人听见可不太好,赶紧抿了抿唇,悄声对她们说“还有旁人在呢,你们不舒服不如先回去吧。

我已经很小声了,不知道是谁先看到了我,突然指着我张口就骂“你这个蛇伢女到这里来干什么?凡是有你在的地方,就净出些邪门事儿!

“呀!她怎么来了,这些蛇不会也是她引来的吧?

“谁知道呢,昨天她家里才出了事,今天就到了隔壁老王头家。说不准这些蛇本来是找她的,没想到走错了门,连累了人家老王头。

平日最爱嚼舌根的刘大姑也在,她可不会放过这种热闹场面,见状便站出来,提高音量吆喝道“哎哟都快别说了,白家那丫头是你们能议论的吗?当心她一个不高兴,回头就让这些蛇也来咬死你们啊……

大伙儿一听,反而更来劲儿了,七嘴八舌的议论在嘈攘的小院里响起,有人说得激动了,还往地上啐口唾沫。

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经历了不少,明明事情与我无关,却总有人会赖到我这个“蛇伢女头上。

后娘和梦月早就避开了我,父亲瞥了我一眼,假装转过头去咳嗽。

我看了一眼旁边装盲的家人,脚步开始一点点往后挪动,想要和以前一样,默不作声地退出这道门外。

还没走两步,忽然有人在我后背拍了一下,接着一个苍老洪亮的声音,跟着在我身后响起。

“都吃饱了撑的吗,一个个没事干都围这儿来看死人?“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转身回过头去,就见一位身着藏蓝布衫的独眼老妇,杵着拐杖慢慢走进院子。

“婆婆,您来了。我礼貌的打了招呼,走上前搀扶着老妇。

老妇一眼盲瞎,一眼浑浊,枯槁的手在我小臂上拍了拍,低声对我说“汀月别怕,跟我一起过去。

我对蛇还心有余悸,本来不想掺和这事儿,但婆婆已经开了口,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道“好,那我扶您。

村邻们看见老妇来了,纷纷主动给她让道儿。

老头王的儿子拨开人群跑过来,对着老妇就是一跪“梅婆婆您可总算来了,求您快去看看我爸,他……他被蛇给吃空了!

梅婆婆皱起苍老的眉,浑浊的独眼往挂满蛇的地方看去,对他道“别急,先跟我说说老王头死之前,你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小说《玄蛇在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