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阴阳判(陈长生丁小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天命阴阳判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陈长生丁小宝)

《天命阴阳判》中的人物陈长生丁小宝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悬疑惊悚小说,“冷残河”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天命阴阳判》内容概括:“你和那黄皮子是一伙儿的?”黑影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根本不搭理我玲玲掏出手机,战战兢兢的说:“要不……咱还是报警吧?!”我很清楚,今晚出场的这些大爷,警察根本奈何不了它们,反而会给我们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我让她收起手机楼顶上又响起脚步声,这次不是一个人,而像是很多人,从声音上判断,怕是有几十之多我胆子再大,也有些头皮发麻,一个陈木匠都这么难搞了,天知道等着我们的,还有什么东西?听声音,他们……

小说:天命阴阳判

作者:冷残河

角色:陈长生丁小宝

《天命阴阳判》小说是网络作者“冷残河”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我胆子再大,也有些头皮发麻,一个陈木匠都这么难搞了,天知道等着我们的,还有什么东西?听声音,他们正朝楼下走来。玲玲突然指着窗外,惊讶的说:“月亮……月亮怎么变了?”我抬眼看去,发现那圆盘似的月亮,居然变成了血红色,只剩一个月牙了。我立刻想起来,臭老头儿说过,天狗吞血月,是大凶之兆,彼时冥界鬼门大开,…

天命阴阳判

第三章 人皮 免费在线阅读

“你和那黄皮子是一伙儿的?”

黑影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根本不搭理我。

玲玲掏出手机,战战兢兢的说:“要不……咱还是报警吧?!”

我很清楚,今晚出场的这些大爷,警察根本奈何不了它们,反而会给我们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让她收起手机。

楼顶上又响起脚步声,这次不是一个人,而像是很多人,从声音上判断,怕是有几十之多。

我胆子再大,也有些头皮发麻,一个陈木匠都这么难搞了,天知道等着我们的,还有什么东西?

听声音,他们正朝楼下走来。

玲玲突然指着窗外,惊讶的说:“月亮……月亮怎么变了?”

我抬眼看去,发现那圆盘似的月亮,居然变成了血红色,只剩一个月牙了。

我立刻想起来,臭老头儿说过,天狗吞血月,是大凶之兆,彼时冥界鬼门大开,凶险无比。

而我天生至阴奇命,天狗吞血月,最克的就是我,一定要小心谨慎,否则,小命难保!

想到臭老头儿的交代,我也很紧张,玲玲突然扭头朝楼梯口看了一眼,吓得尖叫一声,脸色惨白,突然晕了过去。

而那被我镇住的陈木匠,又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一双空洞的眼睛,更加渗人。

我记得臭老头儿在棺材铺留了很多法器,可远水解不了近渴,外面敲三角铁的声音响个不停,听得人心烦意乱。

夜风很大,吹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浓雾也跟着流进屋里,敲三角铁的声音,仿佛就在我耳边响起。

我暗暗心惊,把玲玲护在身后,扯着嗓子喊道:“我可是茅山传人,你们这帮牛鬼蛇神,趁大爷没发威,还不赶紧滚蛋!!!”

我以前听臭老头儿说过,这些邪祟上不了台面,你越怕,他们反而越猖狂。

反之,你越凶,他们倒怂了。

可我这招显然对货郎不起作用,我只看到黑影一闪,脖子就被掐住了,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挣脱。

我一阵头昏眼花,臭老头儿没骗我,他说天狗吞血月,就是我大限将至的时候。

还真应验了。

我快晕过去了,突然被人猛推了一下,我差点跌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拉着冲出门外。

我跟个木偶似的跟着一路疯跑,差点没把肺给吐出来。

我都快不行了,突然听到玲玲的声音,“你没事儿吧?”

我口齿不清的说:“你再不停下来,我就要翘辫子了……”

玲玲放开了我,我蹲在墙根下就吐了,差点没把胃给吐出来。

我又休息了一会儿,脑袋才清醒了一些,瞪着俏生生的玲玲上下打量,玲玲急忙捂住胸口,紧张的说:“救人是我的本能,你可别有非分之想,我……我可不是对你有兴趣……”

我翻了个白眼,跟她确认说:“真是你救了我?”

玲玲听了很火大,“你这个人这么忘恩负义,连谁救的你都不知道?”

这觉得些匪夷所思,她一个能把自己吓晕过去的小姑娘,哪儿来的本事把我从货郎手上救出来?

如果我能冲出来,也不会落入货郎手上了。

我突然想起来,臭老头儿曾说过,能救我的人,生辰八字必须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阳刻,难道这丫头就是我踏破铁鞋要找的人?

我急忙问她生日,玲玲很警惕,死活不告诉我,还让我别白费心思,她是不可能对一个屌丝感兴趣的。

我也着急上火了,“你再磨叽,咱俩都会死在这儿……”

我真不是吓唬她,我们虽说逃离了丁小宝家,却在浓雾中迷了路,如果她不是我要找的人,我们就出不去。

玲玲显然不相信,说:“我的生日,跟从这儿出去有啥关系?”

这小姑娘太烦人了,不说清楚,她肯定不会告诉我,我只好实话说了。

玲玲把生辰八字报给我,我随手一掐,她还真就是我要找的那个命格奇特之人。

换句话说,我俩的命格是绝配。

玲玲听了我的话,满脸的嫌弃,说她八岁那年这招都见烂了,我一点创意都没有,真是没意思,搞得我很尴尬。

我冷静下来,把今天发生的怪事儿琢磨了一遍,意识到情况很不妙。

那只黄鼠狼说的没错,他们真的把我当成了唐僧肉,全都是冲我来的。

难道吃了我的肉,能长生不老不成?

我觉得这事儿挺扯的,虽说我的命格特殊,可跟唐僧肉有啥关系呢?没根没据的,居然那么多妖魔鬼怪坚信不疑……

不过这不重要,只要我能保住小命,他们闹他们的,跟我无关。

我只要救出我兄弟丁小宝就成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到棺材铺,找到老头儿的法器,再杀回去救人。

街道上充斥着浓雾,我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都没办法分辨方向,不过有了玲玲,这难不倒我。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玲玲紧张道:“你要干什么?”

我直接把她的右手食指塞进嘴里,狠咬了一口,玲玲惨叫,“你变态……”

我将她的指尖血吸进嘴里,喷出一口血雾,那血雾飘向空中,浓雾立刻就散了,我拉起玲玲,跟着血雾的方向跑去。

我们在城中村的巷子里快速奔跑,有血雾在前面指路,我很快赶到棺材铺门口,玲玲已经累得香汗淋漓。

我开了门,玲玲看到满屋子棺材,又给吓懵了,吃惊的说:“你带我来这儿干嘛?”

“我就住这儿啊。”

玲玲看怪物似的看着我,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我提醒她说:“整个村子现在都是各种怪物,不但有黄鼠狼,还有僵尸和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谁知道它们有没有跟来?”

玲玲吓的飞窜进来,一秒钟都不敢在外面呆了。

我去卧室拿了一把臭老头儿的符,又拿了一把桃木剑和一条捆龙绳,我还烧了一张符,取符灰撒在被陈木匠咬的伤口上,已经肿得老高的伤口上一片清凉,疼痛感减弱了很多。

之前的衣服已经被陈木匠扯烂了,我又换了件干净的T恤出来。

玲玲说:“我决定了,就不跟你回去了,我去同学家对付一晚上……”

没有玲玲这根定海神针,打死我也不敢再回去,不过,单凭她要想从这暗流涌动的城中村走出去,根本没可能。

见我没说话,她转身就走,我锁了门,朝丁小宝家走去。

我才拐过街角,就听到玲玲喊救命的声音,她很快追上了我,抓着我的胳膊,再也不敢撒手了。

我说你怎么回来了?

玲玲说:“你这人太可恶了,明知道村子里还有那些东西,也不劝劝我……”

“呵……女人……”

村里的浓雾渐渐散了,我们走到一座院子前,听到里面响起女人绝望的哭声,我不禁奇怪,仔细一看,这儿就是陈木匠家。

陈木匠是我们村村霸,这些年笼络了一帮地痞流氓四处抢工程,赚了一些黑心钱,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他都六十的人了,居然娶了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媳妇,听说女孩儿还是美院毕业的大学生呢。

新娘嫁过来那天,不知多少村民在暗暗摇头,直呼作孽。

这大哭的女人,应该就是陈木匠的小媳妇儿吧,不过这老畜生死了,她该高兴才对,怎么反而哭那么难过呢?

我看他家院子里,笼罩着一股黑气,此气乃是大杀四方的煞气,是灭门的征兆。

陈木匠已经死了,难道他全家都要跟着陪葬?

我暗暗心惊,不禁替他的小媳妇惋惜,我曾远远看过她一眼,从面相上看,她是个心善的人,怎么也不至于要遭那横祸。

我现在没心情管这个,匆匆赶到丁小宝家,他家门窗洞开,里面一片漆黑,也不知道货郎和陈木匠还在不在里面。

血月亮只剩最后一丝月牙,眼看着要全被天狗给全吃掉了。

丁小宝家像是冰窟窿,我一进门,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玲玲去开客厅灯,按了好几次,灯都亮不了。

我从店里拿了手电筒,急忙拧亮,就看到可怕的一幕,屋子里居然全都是鲜血,到处都是血淋淋的。

就好像有人拿血泼满了整个屋子。

货郎和陈木匠早已不知去向,我提着桃木剑,也忍不住捏了把冷汗,这他娘的到底谁干的?

玲玲突然用手摸了摸头发,居然摸出满手的血,我朝天花板上看去,就看到一张血淋淋的人皮挂在白炽灯上。

玲玲又给吓哭了,非要往我怀里钻,我推开她,“这么个大姑娘,能不能矜持点,男女授受不亲懂吗?”

玲玲带着哭腔说:“你大爷……你这是落井下石……让我抱一下怎么了嘛?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一脸黑线。

呵……女人……

我把那人皮反复看了又看,终于确定,这是陈木匠的人皮。

这才多大会工夫,他居然被人剥了皮……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刺耳的唢呐声,吹的都是往生的调调,这大半夜的,人听了头皮发麻。

我急忙跑到大门口,就看到巷子尽头,八个一身黑衣的人抬着一顶大红轿子朝我们这边缓缓而来。

更可怕的是,那轿子后面,还跟着一条长长的队伍,一眼都看不到头。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5:28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5:32